首页 > 穿越 >

农门悍妻

农门悍妻小说

农门悍妻

  • 作者:二乔
  • 分类:穿越
  • 来源:墨溪小说
  • 状态:完结
  • 评语: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愁下顿
开始阅读
简介
农门悍妻图1
农门悍妻图2

《农门悍妻》又名《农门毒妇》主角是唐笑文智轩,作者是二乔。是一本已经完结的古代穿越架空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唐笑出个车祸醒来发现自己不在医院,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还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吧。这大约就是穿越了。

精彩节选:

得,又是一个挑事的主儿。

李建兰不动声色地停下脚步。

只听老李氏唉声叹气,“他大妹子,你方才不也瞧见了吗?那丫头不知道是撞了什么邪,会用针扎人,她那在鬼门关徘徊的娘,硬是被她折腾得还了魂,你说,我要是不听她使唤,她用针在我身上来两下,我还有活路吗?”

接生婆嘴里叽里呱啦地磕着瓜子,一听,脆生生地笑了,“你呀,就是太懦弱,才被陈氏骑在头上作威作福那么多年。她李建兰再邪门儿,你也是她祖母,只有你磋磨她的份儿,哪有她指使你的理儿?”

早些年,李文才在村里的私塾教书,不但有束脩拿回家,还赢得村人的尊重,老李氏跟着沾光,也被人尊称一声“老夫人”。这个时候的她,看李建兰没觉得那么讨厌。可自从李文才摔断腿、私塾里的活儿又被另一个老秀才代替后,她就觉得李建兰是个灾星,寻了个机会就把她扫地出门了。

可今日一回来,她就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还把自己吓个半死,她心里就恨上了,此时听接生婆一挑唆,她真是恨不得冲出去一巴掌拍她。

接生婆见老李氏脸色青白交错,心中暗暗冷笑。

她没能把陈氏救了,损坏了名声不说,老李氏还不肯给她赏钱,她就恨上了坏她好事的李建兰以及老李氏这个讨人厌的吝啬鬼,故而在这儿煽风点火。

目的已达到,耗在这儿也捞不到什么好处,接生婆拍拍手掌就要走人。只是,一转身便看到李建兰站在身后,一双黑沉沉的眼睛里辨不出喜怒,再想到陈氏肚皮上那些泛着寒光的针,

她身子一颤,寒意一点一点地爬上背脊。

李建兰掏出红色的荷包递过去,“婶儿,这几日辛苦你照顾我娘了,这是给您的辛苦钱。”

接生婆一怔,接过一看,里面足足有两百多铜钱,比别家给的多了好几倍!可她不明白,刚刚那些挑拨离间的话,她明明已经听了个遍,为什么还给自己赏钱?

接生婆的心中五味夹陈。

李建兰又说,“婶儿,现天色已晚,而我家还没有做饭,我就不留您了,我让堂哥送送您。”

接生婆讪笑着摆手又摇头,“不用了,不用了,外边月光亮堂,我自己能回去。”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

老李氏正生着气呢,一看见李建兰,便冷哼一声,把才拔了毛的鸡往盆里一扔,大步走了。

李建兰只早上喝了点稀粥,这会儿头有些犯晕。可陈氏本就虚弱的很,等会儿醒来必须吃东西才行。她只好认命地上前把鸡收拾妥当,宰了放进锅里先炖着。

“大妞,你娘醒了,快点来。”李文才拄着拐杖出来喊她,眉宇间掩盖不住的喜色。

李建兰也想看看娘的出血量,还有两个小弟弟的情况,便说,“爹,我这正熬着鸡汤呢,你过来帮忙看着火。”

“怎么还没煮好鸡汤吗?你娘这几日都没吃过东西呢!”李文才板着脸,四处看了看又问,“你奶呢?”

不等李建兰回答,屋里就传来老李氏断断续续的呻吟,“哎呦,可疼死我了。可怜我这老婆子,都快疼死了,也没有谁来问半句……老头子哟,你为何要走那么快,留我一个人在这世上受罪哦……我想,过不了几日,就下去陪你了。”

李文才很清楚自己的老娘,只要她心里不痛快,便是这样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以往他总觉得,老娘早早守寡,独自一人把几兄妹拉扯大,很不容易,所以总是顺着她。

可今天,他老来得子,还是一对双胞胎,老娘为何就不能与他一样高兴呢?不但没煮东西给媳妇儿吃,还在这大哭大闹的,真是很过分了!

他不想搭理老李氏,沉声对女儿说,“你去陪你娘吧,这儿有我。”

“嗯,不过,鸡汤要好一会儿才好,我先给娘煮两个鸡蛋吧。”李建兰说着,冲老李氏的屋子喊,“奶,我带过来的那些鸡蛋哪儿去了?”

老李氏这回倒是一声不吭了。

李文才真的怒了,冷声道,“孩子生下来体弱,这会儿醒了,正哭着要奶喝。可孩子他娘才从鬼门关转了一圈,身体也虚得很,不吃点东西,怎么会有奶呢?娘,我知道您听得见,说吧,鸡蛋搁哪儿了?”

许是想到了那两个刚出生的小孙子,老李氏便嚎了一句,“你们一个个瞎呀,鸡蛋不在那碗柜上面放着吗?”

李建兰一看,只剩下两颗。气的冲了出去,“我拿过来的鸡蛋有十多个,为什么只剩下两个?”

老李氏不搭话,李文才像想起什么似的,怒气腾腾地吼,“我刚刚看见大嫂鬼鬼祟祟的提着一个篮子走了,娘,您是不是把鸡蛋都给她了?”声音之大,能把屋顶掀翻。

儿子第一次这么大声跟自己说话,老李氏也火了,“你作死啊,这么大声!家里已经有一只鸡,我给几个鸡蛋你大嫂怎么了?你媳妇要养身体,你的侄媳妇难道就不用养吗?哎呀,天杀喽,不过拿了几个鸡蛋而已,我的亲生儿子就这样骂我凶我,我这么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为的是什么呀!难道就是为了他今日这么顶撞我的吗?哎哟,老天爷下道雷把我劈死算了,也好过碍着着别人的眼啊!”

这时虽然已是大晚上,可李家这边因陈氏难产,早已惊动了整个村子,吃过晚饭的邻居们听见老李是杀猪般的叫喊声,便聚在门口看热闹。

一听老李氏这么说,个个都对着李建兰指指点点。

李建兰却是气笑了,“我那堂嫂现在怀孕才三个月不到,平时伯娘把她当宝贝似得养着,得了一丁点好吃的,就先敬着她,还能少她两个鸡蛋吗?而我娘呢,为你们李家延绵子嗣,九死一生才诞下一对儿子,现在只剩下半条命吊着,非但半口饭都吃不着,就连我拿过来给她补身子的鸡蛋,都被你送人了,奶,你自己摸摸良心看,你心这么偏,对得起我娘吗?”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