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虐恋 >

万般皆苦,非你可渡

万般皆苦,非你可渡小说

万般皆苦,非你可渡

  • 作者:一禾
  • 分类:虐恋
  • 来源:墨溪小说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最爱我的你将我忘了
开始阅读
简介
万般皆苦,非你可渡图1
万般皆苦,非你可渡图2
现代短篇虐恋言情小说《万般皆苦,非你可渡》的主角是顾遇琛和黎浅浅,是一禾最新原创小说,该书讲述了:顾遇琛在两月前遭遇了飞机失事事故,而他的妻子黎浅浅也以为顾遇琛已经离开人世,在她伤心欲绝之时却没想到她的丈夫,她以为已经离开人世的丈夫,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精彩节选:

“嗯~阿遇,你爱我吗......啊~”

女人的声音里夹着娇腻,,后又被顶弄得惊呼出声。

“爱。”

男人言简意赅的回答,低头封住穆茜茜的唇,然后粗喘着在她身上攀至高峰。

黎浅浅站在顾遇琛的办公室门口,听着里面的这场云雨,眼泪还是没出息地掉了下来,砸在紧紧攥着离婚协议书的拇指上,烫得她发疼。

可为了求顾遇琛施舍她钱,她还是站在那儿,等里面的两人结束这场欢爱。

这一周里,她本想给自己留份脸面,四处周旋,可没人借得了她钱。

最后一天,她还是选择来求顾遇琛。

“你怎么在这儿?”

办公室门突然被打开,那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黎浅浅抬头看他,眼眶里还蓄着泪。

她眼睛越来越不好,看不清男人的神情,但能听出男人语气中的冷漠,还有......三分不耐。

她将协议书递到男人面前,轻声道,“我想和你做笔交易。”

顾遇琛倚在门前,垂眸看着协议书上那显眼的“离婚”二字,冷笑,“什么交易?”

眼眶和鼻尖涌上一股酸涩,黎浅浅挺直腰背,想让自己没那么卑微,“你借我一千万,我跟你离婚。”

“呵,黎浅浅,你还真敢开口。只是我为什么要倒贴钱给你这样的女人?”

男人嗤笑,“这笔交易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黎浅浅定定看他,她知道,他还是不信他们的婚姻。

也或许,他早信了,只是他不再爱她,信不信,都没了意义。

沉默许久,她艰涩开口,像是彻底丢弃践踏自己的自尊,“顾遇琛,借我一千万,离婚陪睡任何事,我都可以做,事成后我会还你钱,也会永远消失在你面前。你娶你爱的茜茜,我不再纠缠你。”

她说得平淡,但这句话出口,就意味着她亲手将自己爱过他的心掏出来,任他处置。

她的胸口空荡荡的,她把自己心底关于他的过去,现在,将来都丢弃。

他忘了她,伤害她,现在她也快死了,她累了,也不想要他了。

“一千万,暖床陪睡任何事?”顾遇琛沉下脸,拽过协议书,“你为了钱,倒是豁得出去。”

他冷笑着将协议书撕成碎片,摔在她脸上,“只可惜,我嫌你恶心!我就是不给你一千万,照样娶茜茜,也照样可以让你永远消失!”

兜头而下的碎纸片滑落她的脸,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本想,借了一千万,在死之前,接戏站台,总有办法攒齐还他。

可没想到,他会说,他嫌她,恶心。

......

黎浅浅魂不守舍的离开顾氏大厦。

在围城最大地酒吧“瘾”附近徘徊了许久,她还是拐了进去。

“瘾”虽是个酒吧,但背靠大山,地下产业涉及范围极广。

一千万,借出手也是轻而易举。

只是她怕是要付出不少利息。

她知道借这边补那边只会捉襟见肘。

可她没办法,明天就是最后期限。

白老大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她,小深也需要手术费。

她只能饮鸩止渴。

“哟,小姑娘,一个人啊,来跟哥哥一起玩玩儿。”

黎浅浅长得漂亮,虽然脸色不好,却还是难掩清丽。

她一进酒吧门,就被缠上了。

那醉汉酒气熏天,强硬地搂上黎浅浅的腰,埋头就往她颈边拱。

黎浅浅被臭味熏得反胃,一把推开他,“滚!”

醉汉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瞬间就怒了。

“小贱娘们,你特么敢推我!?”

他骂骂咧咧站稳,反手拧住她的手腕,手臂高抬直接给了黎浅浅一个耳光。

黎浅浅被打得跌倒在地,脸上印出个手掌印。

酒吧里众人的眼光瞬间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

她耳边嗡鸣,眼前忽明忽暗,脑袋懵得像是蒙了一层雾,但还是感觉到口鼻间又有血流了出来。

醉汉却是不解气,上前来抬脚就要踹。

黎浅浅微闭双眼,浑身疼得动弹不得,想到这一脚下来的痛感,脸色又白了几分。

“啊——”

那脚没落下,她听到了醉汉的痛嚎声。

黎浅浅睁眼,就看见一个高大模糊的陌生身影。

他扣着那醉汉的手,反手一折,然后将人甩开扔到地上。

那人拿出手帕细致地擦了擦手指,冷眼看着地上哀嚎的人,对身后的人道,“闹事的,丢出去。”

黎浅浅狼狈地伏趴在地上,捂着小腹喘匀两口气后,吃力抬手抹去口鼻溢出的血迹,哑着嗓子道谢,“谢谢......”

男人却像是没有听到,长腿一迈,直接从她身前走了过去,留下一股清冽的淡淡冷香。

黎浅浅趴着看那渐行渐远的皮鞋,有些愣神。

直到一道熟悉阴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黎浅浅。”

顾遇琛来到她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锃亮的鞋尖挑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神像是睨着一只肮脏丑陋的蝼蚁。

“你就这么饥渴这么下贱?为了那一千万,费尽心思跟踪我来酒吧,被欺侮也要爬上我的床?”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