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明月多情应笑我

明月多情应笑我小说

明月多情应笑我

  • 作者:白鹭未双
  • 分类:短篇
  • 来源:墨溪小说
  • 状态:完结
  • 评语:我可以谋朝篡位九五荣登,也可以为你一笑俯首称臣。
开始阅读
简介
明月多情应笑我图1
明月多情应笑我图2

主角是赵长念叶将白的古代言情小说《明月多情应笑我》已经完结,作者是白鹭未双,该小说主要讲述了:众所周知,七皇子一向无所事事,不屑于朝廷争斗。而权倾朝野的叶将白却发现自己似乎对这个人有了特殊的感情,他甚至怀疑自己弯了。殊不知那赵长念其实是个女子。

精彩节选:

十分明显的谄媚讨好,配着她这无辜可怜的小眼神,任是冒了三丈的火也得消下去二丈五。

叶将白伸手按了按自个儿的眉心,又气又笑:“殿下,遇事应虑怎么解决,不是说好话就可以糊弄过去的。”

这就是在解决啊!长念偷摸看了看他和缓下来的表情,觉得自己解决得挺好的。

不过既然他还不满意,那她还是低眉顺眼地道:“国公只管训诫,我都听着。”

叶将白想了想,道:“殿下今年也该满二十了,宫里还没有女眷伺候?”

一听这个,长念汗毛都竖起来了,按在他脑袋上的手也抖了抖。

“嗯?”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叶将白微微侧头,“殿下?”

“我……那个不着急的。”长念眼神乱飘,心虚地道,“锁秋宫里冷清,让人来伺候我也是委屈了。”

正常男人,十五六岁就该知了人事,朝中七位皇子,六位在十五岁就已经立了三个侧妃,这位倒是好,身边除了个小宫女,再没别人了。就算不受宠,也不至于这般。

想起方才七皇子与风停云那亲亲热热的模样,叶将白打了个寒战,扭头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国公?”长念慌了,脸上的心虚藏也藏不住,完全不敢与他对视。

心里一沉,叶将白皱了眉:“殿下也喜男色?”

废话么,她是个姑娘,肯定爱男色啊!长念脸上绯红,也不敢在他面前撒谎,只能哼哼唧唧两声,算是默认。

叶将白“刷”地就站起来了,一连退后两步,下颔紧绷,看着她的眼神变得锐利又复杂。

长念手僵在半空,有点哭笑不得:“国公,不是您想的那样。”

喜欢男色,还能不是他想的那样?叶将白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厌恶断袖之癖,风停云要不是他的挚友,且没什么男宠,他也早就翻脸了,平日容忍已经是辛苦,结果七殿下这儿还来一个?

打了个寒战,叶将白很想扭头就走。

然而,套已经下在这儿了,他走了也早晚得回来。

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脸色铁青,叶将白沉默许久,道:“殿下是何喜好,为人臣子也不该过多干预。只是……风大人并非良人,还望殿下慎重。”

她也没把风停云当良人啊,怎么就要慎重了啊!长念默默腹诽,然后抬脸,满眼真诚地道:“我记住了。”

叶将白垂眸,“嗯”了一声,然后站在原地不动,似是还有点芥蒂。

长念见状,扭着还在疼的屁股龇牙咧嘴地过去,拉着他坐下,双手恭恭敬敬地给他奉茶:“国公请。”

白瓷的杯子捧过了头顶,露出一截皓腕来。叶将白看着,想起风停云说的话,心想也真是没错,这么柔弱白嫩的男人,可不得断袖吗?

气闷地接过茶喝了,他放了茶杯,沉声道:“在下今日来也是有正事要说,太子今日在御书房提起官员调度之事,说是有几个人难安排,需要人帮忙调和。也不知陛下是怎么想的,就指了殿下您。”

吓得呛咳一声,长念抬头,瞪大眼指着自个儿的鼻尖:“我?”

其实本来指的是别人,但叶将白插了嘴,于是这差事就落在她头上了。官员调度说起来简单,其中人情来往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十分难拿捏。故而他说让七皇子试试的时候,太子想也没想就附和同意了。

当然,真相是不能让面前这个人知道的,叶将白缓和了眉目,安抚道:“在下会协助殿下成事的。”

长念脸色有点发白,表情却还算镇定,抱着屁股思考了良久,还是点了头:“再等两日走路顺畅了,我便去办。”

“殿下不用亲自奔走。”叶将白道,“明日我便请两位大人入宫,与殿下喝茶聊天。”

“哪两位大人啊?”

“朝议大夫徐游远和宁远将军谢晖。”

宁远将军是个武散官,调派不足为奇,可徐游远?长念睫毛颤了颤,咬着唇低了头。

她母妃是秦家人,秦家与徐家有姻亲,那徐游远虽与她没有血缘,但也算亲人。如果她没记错,徐游远功绩不俗,算起来应该是要升迁才对,怎的不升反降,还要她来说?

“国公,我要是办不好,会拖累您吗?”

叶将白认真地点头:“会。”

小脸垮得厉害,长念趴回软榻上去,缩成一团:“那……那我尽力试试吧。”

这人总这样,一不高兴就缩成一团,远看去跟个小包子似的,可怜得很。叶将白瞧着,却是没心软,捏了捏腰上的把件,起身就告了辞。

回到自个儿府里,叶将白还忍不住想,幸好皇帝年轻时候沉迷女色,一口气生了七个皇子,不然这平白断了根香火,可不得气死。

难不成这七皇子正是因为喜欢男人,知道自己难成大器,所以才一直默默无闻的?等年岁到了封个王,或者去封地找男人双宿双栖,倒也能过下去。

这么一想,七皇子也算聪明。

叶将白冷笑,垂着眸子发呆,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白玉把件,脑海里倒是浮现出赵长念那白嫩柔软的腰身和纤细的手腕。

当天晚上,以厌恶断袖出名的辅国公做了一个春梦,梦里的人纤腰款摆,柔软地在他身上起伏,凝着皓月的手腕搂着他,乌黑的长发垂在他身上。

情动最深之时,叶将白抬头看见了那人的脸。

……

天色朦胧,即将破晓,叶将白半靠在床头,脸色铁青地看着狼狈的被褥,觉得自己可能最近压力太大了些,怎么会做这种荒唐的梦。

更荒唐的是,他竟然觉得很舒服。

男人果然都本性荒唐!

低咒两声,叶将白起身去沐浴,把自个儿的脑子也一起洗了洗。等穿戴好朝服站在朝堂上之时,就又是一个严肃认真的辅国公了。

长念是一夜没睡好,心里乱成一团,本以为自己是不会困了,谁知道临到两位大人要来拜访了,她就开始困得睁不开眼。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