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嫡冠京华:摄政王妃太难追!

嫡冠京华:摄政王妃太难追!小说

嫡冠京华:摄政王妃太难追!

  • 作者:谁家公子
  • 分类:言情
  • 来源:网易云阅读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来看女主如何虐渣
开始阅读
简介
嫡冠京华:摄政王妃太难追!图1
嫡冠京华:摄政王妃太难追!图2
古代言情小说《嫡冠京华:摄政王妃太难追!》的男女主角是赵景行和孟宛清,是作者谁家公子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孟宛清的弟弟失踪了,她为了给弟弟报仇,穿上了男装来到了孟府。来孟府的路上遇到了赵景行,想让赵景行帮忙寻找自己的弟弟。

精彩节选:

妙儿是厨下唯一一个没有被关押起来的人。

在出这件事前,人人都知道牛婆子为了物尽其用压榨妙儿,白天要她来厨下干活儿,晚上则让她回去服侍她那个傻儿子。

白天黑夜不得空歇。

“她倒是精贼,厨下本有几个打杂的媳妇,平日只是帮忙当天干活当天领钱,牛婆子将妙儿娶过门后便要她顶替其中一个媳妇害得人家丢了活计,上门来骂过几次了。”

牛婆子跟妙儿一块被绑过来了,听着李嬷嬷在旁振振有词的指证,长满了斑的黝黑面色涨的那叫一个通红,甚是丑怪。

与她相比,妙儿则平静多了,她的平静跟往日的沉默寡言一样,心神在外,走肉行尸。

孟士宏听完李嬷嬷的指控眸光如炬的看了牛婆子一眼,转过又看回李嬷嬷,“你如何知道此事是她下的手?”

牛婆子在孟府也有十几年了,从进来到现在一直都在厨房干活儿,也算是一步一步熬过来的。

她虽心眼多爱占便宜经常打骂身边人,可她一手菜是烧的真好,将主子们的胃伺候的舒服安心,从未出过差错。

光这一点,没有功劳也是苦劳。

孟士宏暂且在众人面前给她一些脸面,待查清要清算也不迟。

“回老爷,老奴这几日一直在审厨房那伙被关起来的媳妇婆子,据她们一致回忆,王大夫给夫人开的药本来每回都是瓶儿带着香儿去盯着熬的,后来不知怎的,她倒是主动将差使揽过来了。”

瓶儿听到话中提到自己,马上走出来道,“回老爷夫人,此事我跟夫人回禀过。”

孟士宏朝林月娘瞥去,但见林月娘眸光暗涌,尽是刀光剑影。

大约是没想到自己信错了人!

牛婆子能当上厨房的管事婆子那还是她一手提携上去的!

“夫人,此事当真是误会啊夫人!”牛婆子急出一身的汗,连声解释道,“老奴当真没有在药中掺东西啊!你要相信奴婢啊!奴婢对您一直都忠心耿耿!”

林月娘面凉如水看着她,目中无绪。

“老奴也是怕有人害您,您都嫁到孟府三年了还一直迟迟未有身孕,老奴也是担心是不是有人暗中想害你,所以才主动提出药由老奴来煎。”牛婆子急于为自己辩解以至于说出的话适不适合对不对都没有时间去考虑,“再说,若真是老奴害您,老奴何必主动揽过这差事惹来怀疑呢?”

“你便是笃定我不会怀疑到你身上所以才敢以身犯险。”林月娘声音毫无一丝温度,听着便令人心底打颤。

牛婆子本来还有好多辩解的话要为自己说,猛得听到这一句脸都苦的跨下来了,“夫人!老奴真的没有做出那等昧良心的事!老奴……”

“你昧良心的事做少了?”李嬷嬷嘴里讽她目光却是朝她身边神色呆板的妙儿看去,“当时夫人还没想好怎么处置她阖府便只有你巴巴的赶上来求夫人将她许了你。”

“我……”牛婆子心虚的窒了窒,过后软下脸来为自己解释道,“我那不也是想替夫人分忧么……再说,妙儿做错了事,我帮夫人看着守着,夫人但凡心中有气老奴二话不说先替她教训了那小娼妇。”

“闭嘴!”孟士宏都听不下去了,呲目怒喝道,“主子当前说什么下三滥的诨话!”

“我……”牛婆子看到孟士宏眼中射出的利利精光,顿时吓的不敢再言语。

林月娘一直在旁默默看着,看似心平气和,实则恨意汹涌。

敢拿她的坐胎药做文章……简直死不足惜!

便是削成人彘也是便宜她了!

可是,她必须摁下胸口怒火,因为,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只是牛婆子,幕后绝对还有别的人。

“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这么做。”

牛婆子骤然听到林月娘开口以为她心里还是信自己的,谁知……她眼中的希望一点一点没下去,可仍有一丝期冀,“夫人,老奴真的是……”

“李嬷嬷。”林月娘轻喊了声,脸上没有多余表情,唯有那一双覆了冰的眸子无比尖利。

李嬷嬷会意走出来,拔下头上的的银簪直接用尖的那头朝牛婆的脸狠狠扎去,顿时,鲜血如注。

如此血腥可怕的一幕却无人敢发出声响。

“月娘。”孟士宏有些不赞同的用手指敲了敲桌子,这传出去像什么话。

林月娘只当没听见,继续问,“是谁。”

牛婆流了满脸的血了,眼中尽是恐惧惊惶,两手发抖的捂住疼得钻心的伤口,“夫……夫……夫人,我真的没有啊……”

李嬷嬷这次直接不必听吩咐,上前朝她另一边脸狠狠扎去。

“啊!”牛婆子一声惨叫,凄烈可怖。

只见她满脸都是鲜血,鲜红的颜色伴着一双充斥惧意的眼眸,还有丝丝蔓延的血腥味。

瓶儿只觉得一阵恶心得紧,撇开视线间却无意瞅到跪在牛婆子身边的妙儿似是笑了,笑了吗?她心底不禁微震又朝她看了过去,却见她并没有什么表情,想是……看错了吧?

若真笑了……当真有几分渗人啊。

牛婆子可是她婆婆!

“说,还是不说。”林月娘声音已然透着不耐了,手中也不知何时把玩着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出了鞘,刀尖锋利明亮,一看便知是削铁如泥的好物什。

若是用它扎下去……

牛婆子吓的胆都要怕了,脸上刺刺拉扯的疼痛也顾不上了,眼下活命要紧,活命要紧啊!

她几乎是颤趴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我说,我说,我全都说。”

“早叫你说你不说,非得吃这个苦头。”李嬷嬷丝毫不同情的蔑笑几声,将沾了血的银簪擦干净便又插回发鬓上了,直将周围旁观的一干丫头看的胆战心惊。

只见牛婆子混身颤抖的跪在那儿头都不敢抬,脸色已是煞白伴着糊满的血迹异常恐怖,“是,是。”

“是谁。”

“……是……”牛婆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心跳如雷,汗水直倾跟泄洪似的将衣襟里里外外都打湿了。

只见她伸手指向一个人,所有人的目光皆随着她看过去。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