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神君,你红鸾星动了!

神君,你红鸾星动了!小说

神君,你红鸾星动了!

  • 作者:甜南
  • 分类:言情
  • 来源:网易云阅读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小粉猪也可以拥有爱情!
开始阅读
简介
神君,你红鸾星动了!图1
神君,你红鸾星动了!图2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神君, 你红鸾星动了!》的男女主角是卫朽和朱小粉,是作者甜南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朱小粉是一只猪,一只由麒麟生生下来的猪。卫朽是神君,是脾气很不好的神君,可偏偏对朱小粉脾气很好,任由她叫自己师傅,也任由她留下来住在自己寝殿里。

精彩节选:

朱小粉最后还是喝到了神君亲手化出来的茶水。

……

卫朽喝完,杯子底部还剩了些,也许是喝了暖身子的东西,他的困意也来了。

“明日一早,你便离开罢,天宫之顶不是你的去处。”

说完,没有再理会一旁以小徒弟自居的朱小粉,兀自上榻休息。

朱小粉没有说话,低着头在一旁没有动。

不敢动。

他虽是赶自己走的话语,却也是默认她能在这休息一晚的意思。

朱小粉心里升起一股奇妙的滋味,将小算盘打得很响。

卫朽已经睡下,沉静如画。

朱小粉歪着脖子看了好一阵,喉咙一阵瘙痒。

原来美男入睡也是这么赏心悦目的。

她觉得更加口渴了。

她看着还冒着热气的杯口,洁白的瓷身衬得里头的绿水分外解渴。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走过去,捧着杯身,将剩下的热水喝进了肚子里。

“咕咚——”

吞咽的声音在室内显得尤为有存在感。

她一口气便喝完,杯底还剩了点泡得发倦的绿叶子,她粘着手指捡起一片,放在嘴里轻轻**。

一抬头,看到正在榻上安睡的人,微微睁开了眼睛。

完了。

偷喝被逮到现场了。

朱小粉心一颤,手一抖,手里的杯子便掉落下来,她大惊失色,连忙弯腰去捞,却在看到杯子触在地上之前,突然化成了一抹烟,消失不见了。

她愣愣地抬起头,看着卫朽。

卫朽看着她。

过了一会,他说:“即会化人形了,还不会化物?”

万物修炼都有章法,是为循序渐进,很少有越级修炼的。

她既是猪,尽管出生不凡,是麒麟之子,也是头猪,是为万物。

修炼灵力,也要通过术法承载,最简单是移物,再化物,最后化形。

如此,才入了修炼飞升的门槛而已。

朱小粉也不明白,她认为化形很简单,但是其他的术法一概不会,不然不会连一个简单的飞行还要去买翅膀。

她也很想学习化物,这样不只是茶水,就是各种各样的好吃的都能化出来,这样就不必去买了。

她想到烧鸡腿,咽了口口水,老实地摇摇头,想了一阵,说道:“也许是我天生就要学习高级术法的罢?”

卫朽:“……”

他说:“麒麟一向骄傲自大,可你是只猪,还是谦卑些好。”

朱小粉忙点点头,似乎又觉得不够,添了一句:“师傅叫我怎样,我便怎样!”

卫朽:“……”

头疼。

他长袖一挥,桌上便又出现了一套新茶具,茶杯里升着热气,烟雾缭绕的。

“喝完这些热茶,暖了身子,你便走罢。”

朱小粉正兴冲冲地坐到桌子旁,听到他这话,手顿时就不敢动了,“那我不喝这些茶,能留在这么?”

“不能。”

朱小粉委屈地缩了缩爪子,“方才还说让我在这留一夜的,如今就是一盏茶的功夫了,言而无信……”

她低低地嘟囔,没骨气地瞥着神君。

神君斜躺在玉塌上,似是没听到她的话。

朱小粉不甘心,又大了点声音,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卫朽依然不为所动。

大概这次是真的睡下了罢……

朱小粉莫名委屈,只不过还没委屈一秒,突然眼睛微微放光,觉得刺激起来。

万古神帝,失畔之主,神君卫朽。

传说中福泽天地,灵满山川,小妖小怪若能有幸见他一面,便能被他满身灵气灌溉成仙,就地飞升的神君卫朽。

如今便躺在自己跟前。

朱小粉募地想到话本子里的一个词——

玉体横陈。

她没什么文化,但是顾名思义,想来便就是这个意思罢?

她默默地挪到神君的床榻旁边,又停住了脚步,屏着呼吸,手指试探地在玉塌上戳了戳。

神君闭着眼,无甚反应。

她的胆子便大了起来,一双胳膊撑在玉塌的一角,慢慢地想要爬上去。

只是膝盖跪了上去之后,她便犯了难。

这玉塌刚好只够一个成年男子睡下,她无论从何下脚,也都是挤不进去的了。

悉悉索索一阵,似乎快要吵醒卫朽,他眉头轻皱,翻了身。

朱小粉登时被他挤到了床下去。

她几乎是从塌边滚到了下面,屁股摔得一阵钝痛,张着嘴巴“唉哟”着,却还是无声的,怕吵醒榻上的人。

她好不容易缓过劲,也不敢再打玉塌的主意了,只是在屋里环视了一圈,除了冷冰冰的桌板,便没了其他可以入睡的地方。

她走到窗口,微微掀开窗户,那冷风便从这一点缝隙里面灌了进来,吹得她一个冷战。

这天宫之顶,果然不是普通仙呆的地方。

那天宫才是育养灵气的地方,只是路过南天门,朱小粉就感到无比的舒适。

但是在天宫之顶,她只觉得充满了磨练。

这里昼夜温差极大,灵气分布极不均匀,十分考验仙妖的耐受性。

才呆了一个时辰,她就觉得体力透支,饥肠辘辘了。

她连忙把窗关好,想着要快些睡觉才行,不然等下会更饿。

她看神君已经睡得很熟了,突然福至心灵,走到玉塌旁,恢复了小粉猪的形态。

她是小粉猪的时候,只有小小的一只,和神君挤在一张榻上,简直绰绰有余。

她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在神君的枕头旁睡了下来。

玉塌很冷,又没有被子盖,夜晚的天顶很冷,小粉猪抖了几下,睡不太着。

眼皮子越来越沉重,喝了热茶之后,她浑身困倦,鬼使神差般盯上了卫朽的长发。

玉塌,玉枕,他的黑发长如瀑,黑白形成鲜明对比。

玉寒,眼下只有他的发看起来温暖一些。

小粉猪当下许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又或是困得实在想睡,偷偷又凑近了他一些,将他的长发卷在了自己身上。

他的脸近在咫尺,五官的每一处都没得挑剔,合上眼时长长的睫打下一片阴影。

他应该是个冷漠的神,他也确实是。

也许是凑得太近,朱小粉看他,生生有了一些柔和的气息。

她朝他脑袋边拱了拱,发出舒服又轻微的哼哼声,渐渐睡着了。

长夜沉寂,万籁俱静。

卫朽微微睁开双眼,又闭上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