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无霜花开过百年

无霜花开过百年小说

无霜花开过百年

  • 作者:元石
  • 分类:言情
  • 来源:网易云阅读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兜兜转转又回来了最初的觉得最无聊的地方
开始阅读
简介
无霜花开过百年图1
无霜花开过百年图2
古代仙侠言情小说《无霜花开过百年》的男女主角是清涯和清苗,是作者元石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清苗忘不了在圻垠山上的日子,从前的清苗认为山上的日子无趣,于是就跟着三师兄清涯下山入了红尘,可后来清苗在人间兜兜转转逗留了五百年,最后还是回到了圻垠山守着。

精彩节选:

来人是个精瘦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堆笑,眼里闪着精光。他来的时候正逢我们刚吃完午饭,在楼下喝茶。

他扫了客栈一眼,很快就像我们走来,毕竟很少有四个服装统一的少年们聚在一起。

何况还如此的器宇轩昂气度不凡呢。

“敢问哪位是前些天治好了路边老汉的少年?”他哈着腰,拱手问到。

九师兄放下手里的茶杯,抬起头来答话:“我就是,怎么了?”

男子转了转眼珠,笑了一笑,态度愈发的谄媚,对九师兄说:“是这样的,我姓王,是杨府的管家。这前些天您救下的老陈啊,就是我们府上的下人。这不,他这刚好没多久,就又回了府上。我们这才知道县里来了这样一位医术了得的少年郎。这府里还有病人,能否请公子与我一同回府,施以医治呢?”

王管家说着往前凑了一下,对着九师兄哈哈说到:“杨府可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富户了,这酬劳,保准您满意。”

九师兄稍微沉思了会儿,又问到:“又有病人,是得了和老陈及其之前四人同样的病症吗?”王管家愣了一下,随即又说:“不不不,是我们府上的少主人,杨公子。公子自小就体虚,近半年来更是病得厉害了,床都下不得了。”

九师兄好像想到了些什么,目光突然变得严肃了些,他摸摸下巴,喃喃着:“杨公子......半年......”而后又回过神来,对王管家说:“我晓得了。到时我会去看的,你且先回去吧。”

王管家面露难色,觉得九师兄这番话不过是委婉推辞,支支吾吾了一会儿。

九师兄半天才看出来他的心思,解释道:“我说“到时”不会很久,约莫就是明日。按理说我合该现在就跟王管家一同去到府上,只是这几日着实是累到了,我得好好休整一下,待明日再打起十二分精神去替杨公子瞧病啊。”

王管家顿时喜上眉梢,连连道谢。

而后他渐渐敛起笑意,僵硬得扯了扯嘴角,眼睛笑的眯了起来,完全不似之前讨好样的笑,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僵直地捧给九师兄。

九师兄狐疑地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袋碎银子。难道是杨府给的诊金吗?

王管家搓了搓手,不好意思地说:“我和老陈一样,都在府里做了一辈子的下人了。都是苦命人,他的病后就这样被赶出去了,身上一个钱也没有。料想他是没钱付诊金了,这是我的一些积蓄,不论够不够,权当我替他付了吧。”九师兄一听,立即把袋子往王管家手里塞:“给老伯治病没花多少钱。这我万万不能要的。”

王管家又把袋子往回推:“怎么不要多少钱?之前病的张二郎,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家里人把他带去看了最好的郎中,汤药不知吃了多少,都不见好。小半年过去了,死的时候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了。您三天就把老陈治好了,得是用了多好的药材,下了多少工夫啊。”

王管家说着,眼底泛起了泪花。

我们听了之后心里都特别不是滋味。

王管家又把钱袋子往回推了推,为难地对九师兄说:“只是,有一个不情之请。日后如果我们府里又有下人病了的话,还请您能看上一看。”

九师兄看了王管家一眼,坚定地对他说:“你放心,等我把你们家公子治好了,就不会有人再的病了。”

言罢,他又补充道:“但是在我给杨公子治病期间,要是有谁感到不适,随时可以来找我。不过我还是保证,杨公子药到病除,杨府所有的人会跟着杨公子越来越好的。”

王管家一听,开心地笑了起来,紧紧握了一下九师兄的手。九师兄也没有在推辞不要那钱袋。

“那明日用过午膳,我便来接您入府。”王管家看看我们,等我们的意见。

九师兄点点头,又说:“好,届时我会带上我这些同门,有需要他们帮忙的地方。”王管家应下了,正转身欲走,九师兄又出声叫住了他“等等,我还想问问……”他眼神中带着小心翼翼地希冀“之前的病的人里,还有活着的吗,或许我能去看看。”

王管家不说话,突然眼睛红了起来,又僵硬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九师兄眼里的光很快灭下去,不再问什么。

最后王管家也没说什么,对我们共了下手,就出了客栈。我心里挺不好受的,同样都是人。杨府的公子病了,家里人能灵芝妙药的替他续着,神医华佗替他请者;可杨府的下人却只能被赶出来,有家人的或许还能有人哭他们一哭,孤苦伶仃的估计最后只能横死街头。

九师兄低着头,失神了好一会儿,才又打起精神来,对我们说:“我这些天又仔细想了想。虽然妖气侵体对人身损害极大,但一般却很难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则,妖气不像阴气,与人体不是完全的相克的。”

我了然地点了点头:“然也,不然不会有那么多妖精和人相爱的。”

师兄师姐们纷纷斜了我一眼,但我确实没说错,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

九师兄继续道:“二则,能仅仅靠妖气就伤人身体发肤,应该是不是一般的妖物。”

我们点点头,大师兄又补充道:“我那天替陈老伯疗伤,他体内的确是有妖气。但这股子妖气很怪,说毒也毒,不然不会侵入人的身体。却又给我感觉很柔,故而轻而易举地就驱出了体外。”

这下我们可犯难了。好比裁缝遇上了一个人,又像男的,又像女的,就拿不准该给他做什么样的衣裳了。

九师兄看大家愁眉不展的样子,连忙出言道:“再厉害再怪的妖怪我们都用怕,怎么说也是修仙问道的弟子啊。治病就更不用愁啦,有我呢!”

我们点点头,九师兄伸了个懒腰,又说:“我说要好好休整一下可不是诓那老伯的。累了这些天,真该好好睡睡了,你们也休息休息吧,养足了精神。这个事儿可不是一天能做完的。”说完他便打了哈欠,估计是上楼睡觉去了。

***憨***憨***分***割***线***

九师兄这一休息就到了晚上,师兄师姐们都在房里休整,连带着我也在客栈呆了一下午,实在是憋闷的慌。

客栈下还有几桌客人在吃饭,我一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百无聊赖地往窗外望去。

远处就是一弯水流,穿过人家的小小屋阁,一座低低的桥拱在水面上,桥上不远,悬着一轮明月。

想是快到十五了,月儿这么圆。

水面上夜隐隐约约倒映着小桥和月亮,可是却看不真切,我突然想出去走走,看看水里的月亮是不是和天上的一样。

我二话不说,噔噔噔跑上楼,依次敲开了九师兄和七师兄,还有二师姐的门,手舞足蹈的喊他们出去看月亮。

然后我就要去敲大师兄的门,师姐拦住我:“师兄没有半天久睡的习惯,他这些天也累到了。还是让他晚上早点休息吧。

我恨铁不成钢地拉开她的手,说:“星星月亮,小桥流水。这么浪漫的夜景,你居然不想大师兄跟你一起去吗?”

二师姐不自在地红了脸,这时我已经敲响了大师兄的门,回过头来贼兮兮的对师姐说:“你一会儿就跟师兄说,外面的月亮很大很圆,景色很好,叫他出来一起走走。”

来不及等师姐反应,大师兄已经开门了。

我把师姐往前推去,大师兄看着师姐,等她说话。

师姐冷了一会儿,又看着大师兄的眼睛,嘴角带上了点笑意,十分盼望地说:“清风朗月,树影横斜,正是夜游的好时候。不如师兄和我们一起去赏月?”

听到二师姐这番话,我甚是满意的点头笑了。

大师兄看着二师姐,也慢慢的笑了,我从来以为他只是会喘气的冰坨子,从不晓得他也会这样温柔的对一个人笑。

“确实好景致,只是这些天累到了,半天未曾歇息,我还是早睡的好。”

没想到大师兄还是拒绝了......

我在一旁简直要狂飙出一口老血。

二师姐眼里的光暗淡了下了,只落寞的点了点头,真是一如既往地善解人意。

看她一下子这样不高兴,我连忙搂过师姐的肩,向楼下走去:“不就是瞧个月亮吗,大晚上的太阳不好找,月亮还少吗?以后有的是机会看呢。”

师姐也只在旁边点点头,并不多说什么。

等我们走出客栈,视野便开阔了许多。

还是我之前看到的景色,小桥流水,清月流光。

我惬意的漫步在青瓦小道上,享受着水乡静谧发时光。

就这样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了我刚刚看到的桥上。

我高兴地像下看去,水里果然也有个圆圆的月亮,只是随着水流,起着淡淡的波纹。

九师兄很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说:“快三天没睡觉,就睡了下午那么一会儿,不行了,我得回去歇着了。”

二师姐被大师兄婉拒后就性质阑珊,这下她也说:“是啊,时间不早了,我也想回了。”

“啊,这样啊......”我非常失望的说,不等我说完,七师兄又说:

“那你们就先回去吧,我再陪小苗待会儿。清风,照顾好师姐。”

他们两人点了点头,就走了。

我见还有七师兄陪我,就十分满足地又转过身去,专心致志地看桥下的月亮。

看了有一会儿,突然一个坠子吊在了我眼前,挡住了我眼前的月亮。

夜里看不大清,好像是块青黛色的小石头,在莹白的月光下显得十分温润。

哎,这块石头怎么这么眼熟?是......啊,是上次我们在安阳街上看到的!

我连忙接过来,在手心还是温润的感觉。

我十分惊喜的看着七师兄,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天才问出:“师兄,你为什么突然给我这个啊。”

七师兄脉脉地看着我,笑着说:“最近真是事情太对,忙昏了头。你忘了今天什么日子了?八月初九,你的生辰。”

我闻言错愕不已,一是,居然不知不觉就到了我的生辰,二是,所有人包括我都忘了,可七师兄没有忘。

他从我手里接过石头坠子,手指相触带来的是直到心底的暖意。

他倾过身来,颈子就在我脸边,双手绕过我的脖子,帮我带上小石头坠子。

一瞬间,我心跳顿时强了起来,我简直觉得都能激起桥下流水的阵阵涟漪了。

他直起身来,月光让他的脸泛起莹白,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可他的目光那样温柔,好像眼里只有我,好像揉碎了整个夜空的星星。

他笑着说:“愿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