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天才萌宝:爹地追妻路漫漫

天才萌宝:爹地追妻路漫漫小说

天才萌宝:爹地追妻路漫漫

  • 作者:墨雨儿
  • 分类:言情
  • 来源:磐石书城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时来运转,她被一个带着小包子的男人给救了。
开始阅读
简介
天才萌宝:爹地追妻路漫漫图1
天才萌宝:爹地追妻路漫漫图2

主角是梅清歌贺祺然的现代总裁言情小说《天才萌宝:爹地追妻路漫漫》,作者墨雨儿,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梅清歌从小就不被母亲所爱,可她没想到她会被母亲亲手送上陌生男人的床。好在她被一个带着娃的男人贺祺然给救下了。

精彩节选:

“知道了。”我不想我爸为我担心,没有再解释我和贺祺然的关系,胡乱地点头。

回到别墅,贺祺然打电话回来说晚上有会议回来得晚,我和嘉嘉吃完饭又帮他洗了澡哄他睡着后回到贺祺然的房间。

出院后的几天嘉嘉不再黏着我陪他睡,但贺祺然反而黏着我睡他床上。

每天晚上他都要抱着我又亲又摸,然后搂着我睡觉。

他也曾经隐晦地提过那方面的要求,都被我以身体不舒服给拒绝了。

以前和翟思远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曾提过同样的要求,那时候我只有一个感觉就是翟思远怎么那么猥琐,尽想着那种事。

但这几天我常常迷失在贺祺然温柔甜蜜的吻当中,有时候也差点就把持不住而答应了他。

当我想到他心中还住着一个杨昭昭时,我的心顿时被苦涩充满,而没有了再继续下去的兴致。

若是我和贺祺然注定早晚要分开,而我已经守不住我的心,那至少要守住我的身体,这样才不至于输得太难看。

我睁着双眼,像个妻子一般躺在他的大床上等他回来。

我爸的嘱咐声在我耳边回荡,我开始认真思考着究竟有没有可能和贺祺然就这么平淡地过一辈子。

往好里想,若是杨昭昭一辈子都不再回来,不就有这种可能了吗?

贺祺然回来后开了灯发现我还没睡,他脸上的疲惫顿时被愉悦的笑容取代,他一边扯开领带随意一丢一边朝我走来压在我身上哑声道:“这么晚还不睡是在等我?”

他这副模样该死地性感诱人,我傻傻地看着他点头,他轻笑着在我唇上一啄:“歌儿,你真是越来越像个小妻子了。”

说完他直接低头吻住了我,他的吻如同之前每一天那么炽热而缠绵。

情到浓处,他停在我唇畔低声呢喃道:“歌儿,可以吗?”

我十五岁就和翟思远有了婚约,但我一心扑在学习上,直到我十九岁提前大学毕业,和翟思远的亲密举动也仅牵过一两次手。

后来我用我多年来的奖学金出国深造学习我最爱的珠宝设计,学成后我在国外又实习了几年,直到六年后也就是两个月前才刚回国,这期间我跟翟思远更是连牵手都没有。

不是他不想,而是我抗拒。

可我面对贺祺然却一点想抗拒的感觉都没有,甚至很想抛开矜持用力点头答应他说:“快抱我!”

以往,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是故意背过身去咕哝道:“我身体不舒服,好累好想睡!”

然后他便叹息一声,冲个冷水澡后抱着我入睡。

但今天听了我爸说贺祺然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认真思考过后有了想给自己一个机会试一试的冲动。

我没有再背过身去,而是伸手揽住他的后颈,凑上我的唇笨拙地以唇描绘他的唇形。

很明显,我的动作取悦了他,一连串低沉的笑声从他性感的喉咙里传出。

他夸我:“歌儿真是个聪明的学生,学得真快!”

我娇笑着朝他抛了个眉眼:“那是贺老师教得好。”

贺祺然似乎真被我勾出了火,立即动手扒我的衣服,口中问着:“宝贝,今晚怎么这么热情?是不是有什么要求?”

贺祺然这么一问,我顿时想起了翟思远的事情。

我承诺过我爸,会想办法救他出来。

但我还不知道贺祺然真是为了替我出气还是因为其他原因才送翟思远入狱的?

我没有多想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贺祺然,听说翟思远进监狱了,是你做的吗?”

贺祺然动作一顿,盯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道:“怎么?心疼了?”

我心疼他才怪!

翟思远曾经那么伤害过我,我又不是圣母,从内心深处都不想原谅他!

我只是心疼我爸罢了。

我摇摇头:“不是,我跟他早就没有关系了。贺祺然,你能不能放了他?”

我觉得我的语气没什么问题,但不知为何却惹恼了贺祺然。

他立即从我身上翻身下床,居高临下地盯着我:“梅清歌,是不是在你心里我贺祺然始终比不上你那青梅竹马十多年的前未婚夫?是不是你心里还爱着他!”

这……贺祺然为何会这么想?

我想解释贺祺然已经抢先说道:“难怪你会拒绝我的求婚,因为你还想跟他复合!你今晚这么主动也是为了救他!梅清歌,你为了救他竟然愿意牺牲自己的身体!我是该说你伟大呢还是自甘下贱呢?想用你的身体去换翟思远自由?做梦!”

我一句话都没说,贺祺然怎么就想了那么多?

爱情里最基本的就是信任。

他说他爱我,其实他根本就没有信任过我,哪里是真爱我了?

是我太傻了,明知他爱的人不是我,却还想自欺欺人地和他走下去。

他太过分了,心中藏着人,却还要来招惹我,让我为他患得患失,生怕哪天被他厌倦了一脚踢开,现在又来冤枉我!

既然如此,我们还不如不要再一起,免得以后分开的时候闹得太难看也太痛苦!

想到这里,我冲动地想借这个机会和他分开。

我笑了笑,看着他故意说道:“贺祺然,你说的没错,我就是犯贱,翟思远那么伤害我,我还是放不下他!在我心里你堂堂贺总却比不上一个小小的翟思远!你满意了?”

“混蛋!”贺祺然低咒一声朝我挥拳砸在我枕头旁边,身下的床顿时发出清脆的响声,我猜大概某个地方被他砸坏了。

若是那一拳砸在我脸上,我的脑袋肯定要开花了,我有些后怕地揪紧胸前的衣服。

长痛不如短痛,我忍住心痛闭上眼梗着脖子朝他吼:“贺祺然,既然这样大不了我们一拍两散!”

贺祺然却站直身体,勾着唇角看我:“梅清歌,是不是我太宠你了才给了你践踏我真心的机会?我成全你,但愿你别后悔!”

他说完拎起沙发上的外套转身就走,而我却没有挽留他的理由和资格。

我躺在床上默默流泪,在心中一遍遍问着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明明是爱他的,甚至前一刻我还偷偷幻想着一辈子和他在一起,下一秒我却又被他一句话打入深渊。

他为什么就不能多给我一点信任?

门外响起了贺祺然发动车子离开的声音,我不愿去想这么晚他会去哪?

这一晚,我躺在还有着他身上味道的床上辗转反侧。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