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青山知我相思苦

青山知我相思苦小说

青山知我相思苦

  • 作者:斛生
  • 分类:言情
  • 来源:红薯中文网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十五年了,她终于还是来到了我面前。
开始阅读
简介
青山知我相思苦图1
青山知我相思苦图2

主角是顾相思晏青山的现代虐心言情小说《青山知我相思苦》正在火热连载中,作者斛生,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就在顾相思怀着肚子里的孩子,梦想着即将嫁给心爱的男友时,准婆婆却道出今天秘密,原来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另有他人?

精彩节选:

十个月前……

——————

相思出门的时候,手里提着换季的衣物,还拿着舅妈宋春华给做的手工水饺。她习惯性的朝四周张望了几眼,路上是零星几个行人,并没有什么行迹可疑的人。

她皱皱眉。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有什么人在暗处看着她。

那种随时都处在被监视中的感觉让她十分不好受,只是身边的人并没有这种感觉,就连男友康海也取笑她太敏感。

她有时候也觉得是自己想多了,可自己租的出租屋里总会莫名其妙的多出一种不知名的花,偶尔自己晒在阳台的衣服还会消失几件,睡的半梦半醒间还老觉得有人在摸自己的脸,就连晚班时一个人走夜路,都有同样一个人一直跟在身后……

种种迹象,让她的神经崩到最紧,就连和康海之间的相处也出现了问题。

宋春华看她拿着东西就知道傻站在门口,以为她是拿的吃力,追过来帮她提东西,陪她往公交站走,一路絮絮叨叨的说着话,不是叮嘱她在外工作要照顾好自己,就是劝她年纪不小了,可以定下来了。

听她又把话题转到结婚上来了,相思笑的无奈,“舅妈,我和康海……”

“都谈好几年了,也不见定下来。”宋春华忍不住嘀咕,她知道这种事说多了烦,可就是忍不住,自家这个外甥女模样长的好,性子也好,和那个康海谈恋爱也有几年了,要按其他人,早谈婚论嫁了。

可康海家里还有个老娘,看不起相思父母双亡,怪她克父克母后头还会是个克夫命,死活不肯松口让两人结婚,相思活生生的从二十好几的大好年华被拖到快是三十的老姑娘。

她和她舅也劝她分了再找一个,可相思这人倔,又重情,那康海除了搞不定他老娘外,其他也挑不出错来,两人因此总分不了,拖拖拉拉到现在都没个结果。

眼见着这俩小年轻不着急,可她和她舅急呀!

想着在天上的老顾家,他们是特想看到顾家的独苗能成家立业,再说还有那些多事的街坊邻居天天在你耳边闹,怎么你家相思还不结婚啊,是相思身体有问题还是她对象不行啊,我家那个都让我抱俩大胖孙子了……

烦不烦!你说烦不烦!

相思听她嘀嘀咕咕,还板着一张脸,就知道又是被邻居魔音灌耳了,她扑哧一笑,用空着的手揽着她的肩膀,“好了,别烦了,我昨天给他短信了,约他明晚在我那出租屋里见面,到时候和他仔细说说结婚的事,要是还不成就听你们的话分了吧。”

“真的啊!”宋春华听了这话,脸上这才有了笑容。

相思笑着点头,心里却轻轻叹了口气。

她本就是有点传统的女孩子,觉得要在结婚后才能把完整的自己交出去。

康海是他第一个男朋友,两人一直好着,加上康海的妈妈一直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虽然平时也有亲亲抱抱,但一直没做到最后一步,康海有时候为那事急红了眼就爱抱着她蹭蹭,可最近遇上那样的事,让她没什么心思,康海虽然没说什么,但她还是觉得他有些不高兴。

想到之前同事的分析,说是因为她没满足康海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她不禁有些茫然,也不知道按同事的说法那样做,是对还是错。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相思特地把出租屋的卫生打扫了下,才心事重重的去上班。

办公室安静的过分,只能听到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的声音,相思一边看着电脑一边对着手边的数据,手机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是短信息提示,她打开扫了一眼,是康海发过来的短信,说的是他已经屋子里了,就等她这个主角出现,她白皙的脸上飞起霞红,微微笑了起来。

一旁座位上的同事瞅见了,趁着经理没看到偷偷凑过来小声说,“怎么样怎么样,他答应去了?”

“恩。”相思点点头,眼中含笑,模样有些小甜蜜。

“我就说嘛,肯定是你们最近没浪漫一把,所以才让你觉得你男朋友不在乎你了。”

相思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道,“是我不对。”她说着话的时候紧张的揪住了衬衫,想起来最后一次亲热时康海喘着气吻着自己,渐渐吻向……她的脸猛地一阵烧红,那会她把康海推开了,他虽然没有不高兴,也尊重她,可他们本来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在所有人看来,亲吻、抚摸、乃至于上床都是理所当然的,今天她主动约他在家,其实也是想着,如果他原意结婚,就把自己这样交给未来的丈夫……

只是顾相思把事情设想的很好,却没想到临下班的时候经理临时布置了任务,等结束时,已经比正常下班时间晚了大半个小时。

她抬手看看手机,电已经快没了,怕康海等急了,看着前方熟悉万分的小巷,她原来经常往这里走,因为离出租屋近,可想到那个躲在暗处让自己神经紧绷的人,又想想康海,踌躇几秒,她咬咬牙,重新迈步。

穿过这条小巷,很快就能到了,她在心里对自己这么说。

小巷比较偏,并没有装路灯,只能靠巷口投射来的微弱灯光看着路走。

疾步跑过中间那段暗无光景的路后,相思终于看到出口的灯光,她喘息着靠在巷口大口呼吸,巷口靠着的马路这时却响起车辆行驶的声音。

前面一束刺眼的灯光直射了过来,射得相思有点睁不开眼睛,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那刺眼远光灯,眼睁睁看着那辆黑色宾利呼啸而过。

她大大松了口气,小心的从巷口走了出来,打算过了马路就直奔出租屋走,可谁知那辆开过去的车会突然掉转了车头,直冲向她驶过来。她的心突然跳的很快,像是马上要跳出喉咙尖,女人的直觉让她尖叫了声,往旁边又避了避,差点摔进路旁的水沟里。

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那辆黑色的宾利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车门忽然被打开,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身形矫健的蹿了出来,一把箍住她的腰将她狠狠扔在副驾驶位上。

顾相思的后脑勺撞在椅背上,痛的她嘶了声,可这会她却顾不得疼,只是猛地转身去开车门,只是车门怎么弄都打不开,身后那人的酒气猛地逼近,箍着她的脖子将她粗暴的拉了回来,然后宾利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像箭一样的冲了出去。

“你,你是谁?”顾相思惊慌失措的去开车门,“求求你放了我,我不认识你……”车开的飞快,顾相思强忍着恶心转头哀求男人,“还有人在等着我,我不能有事,求求你……”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马上放我下车,求你了……”

男人十分俊朗,刀雕斧刻般的轮廓在忽明忽暗中显得特别冷漠,他根本无动于衷,唯有紧抿的嘴角和额前不断跳动的青筋昭示着他强忍的痛苦。

然后顾相思惊恐的发现,车已经向更荒凉的郊区驶去。

她心中更加害怕,慌忙拿出快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的手机报警,只是才颤抖着按了一个1,浓烈的酒味混合着高级古龙香水味骤然逼近,伴随着男人的手盖住她手机的同时,男人粗重的喘息也在她耳边出现,一波一波的喷向她的耳廓,喷向她嫩滑白皙的脖颈。

“他有什么好,有我一半好吗?”

相思被他吓到了,有些不知所措。

“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黑暗中她有点看不清男人的脸,却分明从骨子里知道这个人的危险性。她屏住呼吸,细细的同他说话,“是和女朋友闹矛盾了吗?你先,先放开我,再好好和她聊聊,她总能回心转意的,你……”

男人低低笑了,一个刹车将车停在一个乌漆墨黑的小树林里,一个用力,让相思痛的松开手,任手机摔进了车里。

“你干什么?唔……”顾相思大力挣扎起来,只是骂人的话还没出口,嘴已经叫男人热的快要让人融化的唇舌堵住了,“臭……流氓,唔……放开我……”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