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冥王退休计划

冥王退休计划小说

冥王退休计划

  • 作者:黎瀞
  • 分类:玄幻
  • 来源:潇湘书院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成亲,成亲,就今天!
开始阅读
简介
冥王退休计划图1
冥王退休计划图2
古代玄幻言情小说《冥王退休计划》的男女主角是将离和子玉,是作者黎瀞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将离表示这个神仙做的太无聊了,每天嚯嚯这个,撩撩那个,这么多年愣是没人上门找她麻烦。直到后来她撩到了子玉,也只有子玉敢上门找麻烦,你撩了我你就要负责!

精彩节选:

周缺目光一阵发直:“谢,谢谢爷。”

将离摇了摇头:“你还谢他,到时候乐熹连你一块儿骂。行了不说这个了,时辰差不多了,晚上那场拍卖会我还要去看一看的,你们…”

她举着杯子从几鬼身上瞟过,最后还是停在周缺这里:“走吧,他们几个太显眼了,遮都遮不住,还是你陪我去。”

周缺哦了一声,乖巧起立。

将离笑笑,一口干了杯中美酒,凑过去在杏绾脸上亲了一下:“乖乖,等我回来啊。”

说罢起身扯过周缺出门了。

行至楼下只见老板娘摇着团扇拧着纤腰正在训诫下人,见到将离周缺出来忙笑脸迎上:“不知几位大人有何吩咐?”

将离没停步子,只是伸手朝后摆了摆:“上酒上酒,有多少酒上多少酒。”

一语落,便飘出了门。

极乐道边,灯火流光,夜风一吹,三分寒凉,周缺在胳膊上搓了搓,小声问道:“阿离,下午不是杏绾帝君来给我们付的账吗?怎么说是无常爷的钱?”

将离拢了拢在夜风中抖成波浪的披帛:“无救这几万年…不太爱操心钱财生意这些了,从前是必安代为经管,后来杏绾来了就都交给杏绾打理了。”

周缺点点头,忽然又一皱眉:“必安哥不是说他做白无常的时候杏绾帝君已经是南方鬼帝了吗?怎么是…”

将离一怔,随意道:“哦,可能他记错了吧。”

周缺瞧了瞧将离微微偏过去的目光,不再追问,红灿灿的灯火之下却又感慨:“这位杏绾鬼帝,当真绝色。”

将离闻言转过头一笑:“是吧,这么多年我就没见哪个人间女子美成她那个样子的,只可惜无救矫枉过正,将她教育的太过暴躁了些,否则她也不至于单身了一万多年。”

嗯,说暴躁是真暴躁,说温存也能十分温存,周缺回忆了片刻,还是愿意相信当初牧遥说给他的那句“杏绾姐姐虽然长得美艳如妖,其实私下里性格纯良又温柔”。

只是杏绾这样的容貌身段是遮也遮不住,难道冥王的风姿便能随便混过去了吗?周缺拨了拨被风吹散的一缕额发,望向将离暗红光芒照耀下一张出尘绝丽的脸,轻声问。

将离仰头望着青黑色的天,听着他这有几分僭越的问,轻轻笑了:“没有见过的人,如何认得?”

周缺不明白:“但总是不一样的。况且…”

“你想说什么?况且我容颜并不弱于杏绾?”将离大笑几声,看着他,眸光莹润,“小周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你现在能看得到的,是绝大多数妖鬼千百年都看不到的,可还是九牛一毛。”

她笑完了,看着已经快要糊涂到抓心挠肝的周缺,解释道:“我是神仙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你看得到我却记不住我,你也习惯了,可必安应该还没有跟你解释过,即便我再如何体恤,如何封住真身吸纳阴气,终究有些东西是无法逾越的。譬如相貌这件事,今日有了五百年修为的你和当日初得鬼身的你,眼中所看到的我,其实早就不是同一副面孔了啊。”

周缺双目圆睁,不可置信:“这…这怎么会呢?”

将离满不在乎道:“看一眼忘一眼,你没有发现是正常的,咱们这些日子也算朝夕相见,如此下来也至多不过在你脑中有个模糊的感应。”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

“因为你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啊,没有办法靠自己的眼睛看清我的本来面貌。”

“那我看到的又是谁?”

将离给他逗笑了:“自然还是我,只不过是你所能承受的样子罢了。”

周缺捂着脑袋想了半天,似乎明白却又糊涂:“你的意思是随着我留在这里的日子越长,吸纳的阴气越多,所看的你便会更清晰,更接近你本来的面貌一些?”

将离点了点头。

所以不论是那个初见时哭的梨花带雨的白衣仙子,还是后来庭院中共赏雨打莲花的艳丽红妆,抑或眼前夜风中裙带翩翩的倾城绝色,其实都还不是将离的本来面貌。

周缺叹服。

“那么究竟要多少年的修为才可以看到呢?你真正的模样…”他喃喃道。

将离微微蹙眉:“这个…很难说啊,毕竟眼睛是长在别人身上的。”

周缺想了一会儿:“或者说现如今你知道有谁是能看到的呢?”

“无救啊。他能看到。”将离转过头,笑嘻嘻道。

他怔怔点头,有些泄气:“像我这样的是不是永远也没机会见到了?”

将离一歪头:“你很失望吗?”

“好奇。”他道,“毕竟你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位神仙。”

一路走来,灯火渐熄,行至黑旗堂前,一片氤氲的浓墨里,将离拍拍他的肩:“你要实在好奇的话我可以让你看一眼,不过看完之后你会身体虚弱一段时间。你要看吗?”

周缺毫无犹豫的点了头:“当然。”

将离被他的好奇心打败了,指尖几缕莹光逸出没入周缺眉心之中,而下一刻他忽然便入了定一般,再也动弹不能。

那是永夜中乍现一线天光。

眉至美而善,目至纯而净,比水中花过艳,拟云间月过清,那一闪而过便就忘记的颜容他不知该是什么才好,只是怅然若失又心悦诚服。

周缺忽然就明白为何神仙像要放在神龛里,他不是仁人亦非圣者,生在尘土,他也会贪恋凡人的美貌,但神明之美,唯有敬畏。

只是还未待他将这份敬畏好好体会完整,便忽然间两腿一软,虚而弱之的砸在了身旁这位神明身上。

这股极强的眩晕就好似要将他整个掏空一般,刹那间便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将离哎呦一声将他提起来,抬手往他体内又渡去浓郁的阴气:“其实我说真没必要,看那么一眼将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关键又记不住。”

周缺自觉这般娇弱的靠在女子肩头实在不好,可他实在累极,满眼都是一圈圈的迷雾:“记不记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过。”

“行了别说话了,省省力气吧。”将离架住他,几乎往他体内渡了几千年的鬼才能吸取到的阴气,一直到他这副躯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才停了手,心中默默嘀咕了两遍他方才半死不活的那句话。

记不记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过。

------题外话------

完全可以忽略的很矫情的碎碎念:这两天因为杂七杂八各种事,心情很丧,随便念几句发神经吧,一日后删除。

关于写作这件事,最初是一个不敢尝试的梦,后来从一个梦成了再也不能放弃的梦想。

从敲下《九幽》的第一个字开始,到现在,有多真诚就有多挫败,但挫败过后,还是坚持着一个人单机到完结了,并且按照最初的设想完完整整分毫未减。

后来《九幽》写到尾声,《冥王》忽然间就在脑子里诞生了,于是《九幽》里几个打酱油的,摇身一变成了自己故事里的主角

虽然是第二本,但和写第一本也没什么两样,有太多的不明白,不过那些我从来没有怕过,因为心中写作的激情永远都大于困难

可这两天却是从开文到现在都没有这么丧过,大概就是最希望得到支持的地方,得到的是日复一日的否定和打击,还没有办法解释,有些东西解释无力,也无力解释。这种感觉,不好受。

所以要是有追文到这里的伙伴们,玻璃心作者可以很矫情的讨一句夸奖吗?违心的也没有关系...鼓励一下我,如果你喜欢《冥王》,告诉我你很喜欢,如果没有很喜欢,也可以糊弄糊弄我,反正难得公开矫情一回,就这样吧,明天删...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