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虐恋 >

听闻过往,十忆九伤

听闻过往,十忆九伤小说

听闻过往,十忆九伤

  • 作者:楼念宛
  • 分类:虐恋
  • 来源:万读小说
  • 状态:完结
  • 评语:她被缠上了
开始阅读
简介
听闻过往,十忆九伤图1
听闻过往,十忆九伤图2
现代短篇虐恋言情小说《听闻过往,十忆九伤》的男女主角是慕沿坷和叶念昔,是作者楼念宛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叶念昔出院了,可出院这段时间一直有人缠着她,天天给她发短信,她回复说自己有未婚夫了马上就要结婚了,对方依旧天天发短信,还放狠话说要她付出代价。

精彩节选:

叶念昔想要大叫,想要把季婉婉赶走,可是却似乎有什么困住了她,让她无法动弹。

季婉婉还在笑,她抽过一边的纸巾擦擦叶念昔嘴角的血,说:“就从你父亲说起吧,你不是问我,你爸爸为什么不来参加你的婚礼吗?”

季婉婉面上的笑愈加浓郁:“因为他死了,在一年前被你气死了!”

什么?

“你忘了吗,一年前,在叶氏集团庆功宴上,你未婚生子的消息被爆,庆功宴上到处是你和各种男人的床照时,你父亲就被气得进了重症监护室,救治不及死在了病床上。”

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叶念昔的眼前旋转,所有的东西都显得不真实,季婉婉的声音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你父亲死后你就发了疯,还亲手把你和阿沿哥的孩子给掐死了,你抱着孩子的尸体自杀,还是我哥救了你。”

“啊!”

叶念昔尖叫着,脑袋似乎裂掉了,她颤抖地抱着脑袋,整个房子里全都是她痛苦的尖叫声。

“哇!哇!”

孩子的啼哭声透过时光传来,她看到了……

“不……”

脑海里无数片段闪过。

医院里,她看着刚出生的孩子,他小小皱皱的,可她却看得出来,他和他爸爸很像,长大了一定很帅气。

叶氏举办庆功宴时她在家里,她一脸惊愕地拿着手机,听着秘书对她说的话,孩子哭得惊天动地。

她抱着孩子赶到医院,得到的却是父亲的死讯。

她哭晕在父亲病床前,醒来时怀里抱着孩子,可是孩子已经没有了气息,所有人都告诉她,是她发疯掐死了孩子。

她无法接受,她抱着孩子到处找医生,她跪在地上求医生救救她的孩子,可是他们只是怜悯地看着她。

她抱着孩子的尸体在雨里走了一夜,她在墓园母亲的墓前跪了一天,最后回到了家里。

她把父亲的尸骸,母亲的牌位一起围在了身边,抱着孩子吞了半瓶安眠药割开手腕沉入浴缸里……

“啊!”

“不!不是这样的……不要……”

慕宅里,叶念昔痛苦的尖叫声凄厉而刺耳,而季婉婉看着她痛苦模样,一切优雅的伪装终于撕裂。

她掐着叶念昔的脖子将叶念昔扣在墙上,笑得放肆。

“想起来了吧,哈哈哈!痛苦吗?愧疚吗?恨吗?哈哈哈!”季婉婉疯狂地大笑,她怨毒地看着眼前的叶念昔:“把阿沿哥抢走时你就应该准备好承受这一切!我苦苦追求他不得,凭什么你一个眼神就将他勾引!”

“你……是你?!”

“对!是我干的!把你未婚生子消息散布出去的是我,把你和各种男人P在一起的人也是我,我还亲眼看着你父亲死去!看你生下的贱种咽气!”季婉婉面目狰狞道。

“我杀了你!”叶念昔红着眼想要扑过去把季婉婉给掐死,可是她身后却出现了两个穿着医生制服的人。

“你以为我哥真的爱你吗?”季婉婉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念昔,她说:“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设置关卡,只有和你成家才能得到叶家的产业,而你剩下的日子也不到三个月,否则我哥才不会娶你!”

“你……唔……”叶念昔恨得睚眦欲裂,可两个医生已经将她控制住,并且堵上了她的嘴。

季婉婉恢复了她笑着的模样,她拍拍叶念昔的脸:“别这样看着我,你不会记得太久的,现在我们就出发去精神病院,电休克的感觉想起来了吗?只是我可不会像我哥那么心软,我们直接做电抽搐,一次忘不掉就做两次,直到你忘记所有为止!”

两个医生都不由得抖了抖,电抽搐可是不打麻药的,直接用电流通过大脑进行治疗……

季婉婉扫了两个医生一眼,觉得她狠吗?

可他们还没看到她更狠的模样,就像是她告诉叶父叶念昔生病快死了,刺激叶父咽下最后一口气,就像她握着叶念昔的手掐死那个哭得凄惨的婴儿……

就像她狠心设计诬陷慕沿坷入狱,误导他让他以为是叶念昔干的,让他彻底恨上叶念昔一样!

“带走!”季婉婉冷声说道。

……

酒吧。

慕沿坷独自一人坐在包间里,一杯接着一杯地把酒往嘴里灌。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明明应该恨她的,可是看着她在他身下哭时,他却忍不住心疼了。

明明是她抛弃了他,明明是她诬陷他入狱,明明她伤他那么深,为什么……他却还在想着她?

“咕咚咚……”

他将酒瓶里的酒一饮而尽,控制不住地笑了,笑得眼泪往下掉。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

慕沿坷看过去,是秘书安森。

“慕总,您让我查的资料都查到了。”安森恭敬道。

“说!”

安森点点头,说:“叶小姐这一年不是在疗养院调养身体,而是因为自杀未遂在精神病院治疗抑郁症。”

“什么?!”慕沿坷不可置信道。

“是的,自杀原因也已经查明。”安森说:“叶小姐被爆未婚生子,老叶总病亡,孩子被误杀,叶小姐才会想不开吃安眠药割腕自杀。”

安森稍微顿了顿,继续道:“经调查确认,慕总,那是您和叶小姐的孩子。”

慕沿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拿着杯子的手在不断颤抖。

割腕?

自杀?

孩子?

他们有过一个孩子!

她不是抛弃了他吗?她不是为了和季景成在一起诬陷他入狱吗?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生下他们的孩子?!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