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

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小说

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

  • 作者:庄瑾颜
  • 分类:穿越
  • 来源:原创书橱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用现代美酒俘获前夫的硬心肠
开始阅读
简介
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图1
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图2

古代穿越架空小说《农门弃妇:酿酒娘子要崛起》的主角是秦桑落,是作者庄瑾颜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现代酿酒大师意外穿越成秦家的哑巴姑娘,五日后还成了弃妇。恶霸乡亲,贪婪的长姐,拖油瓶嫡妹,还有想要占她便宜的族人。秦桑落表示:看我如何对付他们。

精彩节选:

晚饭桑叶没有回来用,刘氏时不时在桑落身旁跟着,怕桑落为银子的事生气,一直在旁边劝着。

直到很晚,太阳都落山了,桑叶才回来了,在她头上戴着新的银簪子,手中拿的帕子也是上好的丝织品。

三道光线齐刷刷地望着她,她没办法只能主动交代,“是我拿的又怎么样?”

“这是第一次,但是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若是再有下一次,你再敢私自乱碰我的东西,就从这个家滚出去吧,你知不知道我放在枕头下的银子,是四弟的入塾费。”

桑叶瞪大了眼睛,根本不理会这银子的用途,心里在为桑落说的狠话生气,“二姐,我是你亲妹妹,以前你给我的零花钱都不止这么几两银子,我今天不过拿了你几两银子,给自己打了两只银簪子,你就说要把我赶出去,还有没有人情味。”

“谁让你整天无所事事,除了喝就是穿的,你就不能做点有用的事吗?”

桑叶生气,跳起来指着她:“女孩子家,难道就非得像你做牛做马的那么辛苦吗,都是你偏要惹怒孟家把你休了,如果不是你,大姐不会把我们都赶出来。”

“秦桑叶,你说够了没。”桑落暴喝一声,把手里的一把豆子扔在地上。

刘氏在屋里听到动静,拉了桑淮过来劝,小家伙知道自己的入塾费没了,也同样很生气。

“好了,都别吵了,桑落,你妹妹自小没吃过什么苦,你就原谅她这一次,以后娘帮你劝着点。”

桑落冷着脸:“我再说一遍,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桑叶见桑落是真的生气,不敢再说话,如果自己手里有银子花,她也不会去偷,谁让桑落当了她的珠钗呢,说好了有银子就赎回来,一直没动静,她这才着急的,但是没想到当铺掌柜失信,又加了价,她才不得已买了别的。

明明是一家人,为什么要斤斤计较。

她不知道,桑落气的是妹妹的小偷小摸,想要什么明明可以先知会自己,为什么要偷。

姐妹俩吵架以后进入冷战中,刘氏谁也不敢劝,只能静观其变。

这次如果不是拿到了汤馆的分红,弟弟上学堂的事又该黄了。

忙碌了两天,新的豆酱开始装坛发酵,而汤馆的生意据说也不错,以后也算有了稳定的收入。

这天桑落在院中检查豆酱的发酵情况,见小黄从围着的篱笆里钻出来,一直跑去大门外面。

它的腿伤了以后,一直都不安分,这两天腿刚好开始闹腾,绳子都咬断了好几条。

“小黄,你去哪儿?”

桑落擦了手,捡起狗链窜出去,怕小黄是被拴久了,会出去咬到人。

小黄迈着它的四条小短腿,沿着村里面的一条小路,往后山跑过去,看到这条路线桑落很吃惊,她在秦家村生活多年,都不知道居然有这条近路。

“小黄,你这小崽子还挺聪明,知道抄近路上山,我看你在这山沟里比我还熟悉。”

不叮看到桑落急匆匆地出门,喊了她两声没得到

回应,孟锦年以为出了事,也跟着追了过去。

不叮着急心慌,在后面大喊:“少爷,您的腿还没

好呢,不能走太远的路,我去给你找马车。“

这穷乡僻壤的,即使有马车也只能走大路,这山路上面不是坑就是窄,马车根本穿不过去。

桑洛跟着小黄一直到了山脚下那里,她以为小黄要走那条小路,结果它从一旁的草丛中穿过去,她蹲下去看,看到有一条不太明显的小路。为了追上小黄,她不得不从那深草丛中跟着钻过去。

出了那片一人深的杂草丛,居然发现另外一片天地,深秋的山里应该枯叶遍地,可是这里居然绿莹莹的,而且气温也比自己之前去的地方要高一些,有种四季如春的感觉。

“小黄别跑了,你再跑我就追不上你了,你那小短腿还没好呢,若再伤了我又要去求孟锦年,这一次他估计没那么好心帮我了。”

不管她怎么喊小黄,小家伙像没听到一样,也不知那山上有什么吸引它,一个劲往前面窜。

这一路走来,七拐八拐的,感觉小黄像是带着她绕圈子。

这人就是没有这小动物体力好,她累得半死,人家还乐得屁颠屁颠的在那往上跑。

桑落也累了,坐下喘匀了气,对着小黄的背影道:“行吧,你自己野去,如果是去找你爹娘,或者你的小伙伴那就去,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满足了,以后受伤了,记得来村里找我。”

她正低头抒情呢,一抬头,发现小黄狗早就不见了。

这个没良心的,不能等会自己吗。

桑落的身后,冷不丁的跳出来一个人,把她吓的半死,还以为突然出现了一只大狗熊。

她歪着头,避开强烈的太阳光线,这才看清来人的脸,这家伙怎么阴魂不散的,去哪都能遇到。

“你怎么开了,差点吓死我。”

孟锦年倚着树休息,累的耷拉着眼皮,“我来采药啊,这山又不是你家的。”

桑落对着他浑身上下看了两眼,“采药是用手吗,我看你什么家伙都没带,你不是跟踪我来的吧。”

孟锦年无话可说,匆忙之中也找不出什么借口,“小黄狗哪去了,你不是追着它来的吗?”

桑落看着他,眸光变得温柔,“孟锦年,你每次都是死不承认,那你告诉我,如果你不是跟踪我,怎么知道我是追着小黄过来的。”

他这次彻底没话说了,仰头看天,一副我不知道我在哪儿,我说了什么的样子。

桑落休息够了,闭眼晒太阳。享受着大自然赠予的美好一切,如果可以,她想一辈子住在这静谧安宁的森林里。与时光同行,与花鸟为伍。

桑落的侧颜很美,这一个月来她差不多瘦了二三十斤,已经完美的显示出身体曲线,和尖尖的下颌骨。

以往看多了她圆润的样子,觉得算不上好看,突然瘦下来,身段比以前好太多,脸颊也显得精致起来,这般姿容,竟让他微微失神。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