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

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小说

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

  • 作者:涵无
  • 分类:穿越
  • 来源:言情控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孩子都有了,你还要往哪跑
开始阅读
简介
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图1
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图2

古代穿越架空小说《天降狂妃:王爷你别傲》的男女主角是宫胤和元芷,是作者涵五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元芷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异世,还捡了个失忆的美男,虽说是被困在了深山老林里,不过元芷不怕,她还有秘密武器。

精彩节选:

还未等元芷找机会向元宵询问那边的情况,便听见元宵紧张的说道,“不好了小芷,我们后面又来了三十个,这转眼的功夫就离我们只有两公里了!”

元芷闻言走向宫望的车夫,问道:“你叫金辰是吗?”

车夫正是宫望毒发后背他下山的男子,她记得当时司青南叫他“金辰”。

见对方颔首,元芷又问道:“你们这里杀人犯法吗?”

“啊?”金辰似是没反应过来,呆呆的开口。

元芷扶额,算了,先看一会儿是什么情况吧!

如果对方不客气,那她也就没必要手下留情了。

元芷正想着,就感觉到背后传来阵阵杀意。

金辰也似已有所察觉,立刻拔剑飞身而去,第二辆马车的车夫也进入了防御状态。

元芷这才意识到,这宫望的随从竟都是有身手的。

“元宵,把我的鲨鱼刀给我,它已经太久没有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

元芷平淡的说道,元宵却觉得脊背发凉,似是已经能够预见那些人的下场。

元宵也很无奈,它的主子日常淡漠佛系,偶尔可亲,内心却是个嗜血好战的性子,向来顺她者昌,逆她者亡。

它闻言便乖乖的将武器放在元芷手中。

虽说她还有手枪,但子弹却并不多,而且她总得多留些子弹以备不时之需。

所以在没有热武器的情况下,只能依靠冷兵器,不过还好她练的就是近身格斗术。

而鲨鱼刀,顾名思义,貌若鲨鱼。

由优质的高碳钢制造,刃口锋利无比。

但由于其价格昂贵,使得它的收藏价值高于实用价值。

不过元芷十分喜欢它酷炫霸气的造型,以及它所拥有的强大杀伤力,若只是用来收藏,便太可惜了。

元芷右手握住闪烁着银光的匕首,左手一把将江南烛拽进马车,自己则移步站在马车身后,进入备战状态。

江南烛没有防备的被她塞进马车,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气氛的紧张,朱唇开了又合上,静静的坐在父亲身旁。

片刻间,一群乌鸦鸦的黑衣人踏叶而来,各个手持剑刺。

人数只有二十人左右,想来剩下的人是被金辰缠住了。

元芷眉眼凝霜,唇角微微勾起。

战斗状态的元芷,邪肆,妖娆,狂傲,似有佛挡杀佛的嚣张与桀骜。

只见三人从三面刺剑而来,剑锋映着日光,耀眼,夺命。

元芷迅速俯身,一脚扫过,换作支撑点瞬间移出击杀圈。

黑衣人落地,转身再次举剑,元芷以娇小的身躯灵活上前,巧妙躲开剑锋,右手一一划过,三人瞬间被剖了腹,肠子都被带了出来。

甚至来不及反应,一脸惊愕的倒地。

车夫执剑与其余黑衣人搏斗,一对多却依然死死守住马车,丝毫不让杀手近前。

那些黑衣人见元芷瞬间杀死三人,似是发现元芷并不好对付,一齐直冲过来。

“小芷你可以吗?”元宵担忧的声音传来。

“不就是人多吗?你帮我盯着点就行。”元芷迅速回道。

随即突然快步猛冲上前。

就在这时,一阵强风掠过,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眼前。

“你退后。”那人严肃喝道。

元芷止住步伐,看着他的背影朗声回道:“我现在可是你的贴身小厮,怎能放任王爷一人单打独斗,岂不笑话!”

说罢,元芷冲上前背对宫望,为他防御身后。

宫望见状不再多言,一心解决眼前的杀手。

两人配合默契,加之宫望本身武力高强,不消片刻便将所有黑衣人就地解决。

不一会,金辰也赶了回来,上前说道:“王爷,都是鹤楼的杀手。”

另一车夫也随即上前,“王爷,这些人也是鹤楼之人。”

宫望闻言颔首,看来,那人真是下了血本,誓死要他回不到京城。

元芷在一旁听见二人的话,随即也去一一扒看脚下的尸体,只见每一个杀手的后脖颈处都有一只鹤状纹身。

她听梁志说过,江湖上有两大杀手组织,一个是天阴阁,另一个便是鹤楼。

而鹤楼杀手最典型的标志,就是这种纹身。

他究竟是惹到了谁?为何会被鹤楼这般不惜血本的追杀?

前方那一拨人似乎是为了将他的侍卫吸引过去,当他们的防御指数下降,便再派一波更多的杀手前来将他击杀。

只是他们没想到,宫望武功如此高强,独自前去还能很快将他们解决并返回,这才刺杀失败。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失败,后面还会不会有更多的杀手等着他们。

元芷这般想着,不禁对宫望产生了一丝同情。

“王爷,可有受伤?”江南烛听见动静,扶着江源下了马车问道。

“到了下一个镇子,由金辰和金巳共同护送你和神医走官道上京,元芷同本王另择一路,秘密入京。”宫望不作回答,而是这般说道,随后便转身走向马车。

“王爷!”江南烛闻言急切的喊道,却只见宫望不做停顿的进了马车内室。

元芷见状看了她一眼,便也入了马车,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宫望抬眸看向她,淡淡回道:“此行凶险,江氏父女二人无人相识,分道进京是最好的选择。”

“那也没人认识我啊?你干嘛要把我带上和你一起挨打?”元芷挑眉,看向他回问道。

“因为你是本王的贴身小厮,不能放任本王单打独斗。”宫望垂眸回道,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元芷闻言暗自咬牙,他竟拿她自己的话来堵她,真是可恶!

第二辆马车里。

江源看着默默垂泪的女儿,叹道:“王爷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才如此下令。”

江南烛似是没有听见一般不做声响,只低头用劲撕扯着自己的袖口,无声落泪。

江源见她这般模样,叹息一声,无奈道:“你不该对王爷撒谎的。”

江南烛这才有所反应,她缓缓抬眸,一双水汪汪的杏眼看向自己的父亲,轻声问道:“那难道要让女儿亲眼看着元姑娘嫁给王爷不成?女儿实在做不到。”

“可你瞧如今,王爷以为你枉顾他的命令私自给他解毒,因此对你疏远,虽以王爷的性子定会对你负责,可你也难再亲近于他。”江源抚摸着女儿的头,缓缓说道。

江南烛闻言更是泣不成声。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