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婚开二度:首席,靠边站!

婚开二度:首席,靠边站!小说

婚开二度:首席,靠边站!

  • 作者:猫间月
  • 分类:言情
  • 来源:有梦文学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前夫,请排队。
开始阅读
简介
婚开二度:首席,靠边站!图1
婚开二度:首席,靠边站!图2

现代言情小说《婚开二度:首席,靠边站!》的主角是秦郁宁和沈牧风,是作者猫间月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秦郁宁的父亲病急已经进了ICU,无奈只好出来卖卵子。结果碰上前夫沈牧风,被沈牧风羞辱,还要付卵子的违约金,秦郁宁这时竟然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

精彩节选:

这句话仿若某种邀约,在宋静婉含笑的眸光中,秦郁宁眉眼轻挑,伸手打开了信封。

照片上场景昏暗,男人高大的身材贴心地将一个女人护在了怀里。

即便灯线不亮,秦郁宁也一眼认出,照片上的人是沈牧风和童谣!

她身形一顿,眸间迅速闪过一丝痛色。

秦郁宁按耐住心底泛起的酸楚,面上镇定如常,轻轻勾起唇,不动声色地将照片推过去,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宋静婉扬着浅笑,锐利的眸光仿佛想要看穿秦郁宁的脆弱。

宋静婉将那些照片收起来,语气像是漫不经心的:“这是今天一个报社给我的,我就是看不过去,才来找你。”

看不过去?

秦郁宁如同薄暮远山的眉眼扬了杨,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

怕是想把她当枪使吧!

“你当初帮童谣也费了不少功夫,付出得东西也够多,但是如今童谣违背约定,还把这些照片爆料给杂志社,反咬你一口,你当真一点都不生气?”

就连质问,宋静婉也是平静的。

秦郁宁神情一冷,她素手放下茶杯,平静无波的眼神落在了宋静婉身上:“你说得很对,但是当年的事情就不劳宋秘书费心了。”

她唇畔勾了抹笑,丝毫没有宋静婉想象中的狼狈。

蓦地,宋静婉眼神狠厉了些许,刚要有所动作,身后却传来了一道男声。

“当年的什么事?”

沈牧风不知何时过来的,神情冷冽,眉眼仿佛覆盖了一层寒冰,整个人冷意逼人。

接触到他锐利的眸光,宋静婉心下一惊。

刚才的话……被听去了多少?

沈牧风最不喜欢属下僭越,要是让他知道……

宋静婉额前冒出了些许冷汗。

身后的人缓步走上前来,冷厉的眸光落在了宋静婉身上,沈牧风不悦地皱起了眉头:“你来这边干什么?”

“是之前的破产手续。”宋静婉很快调整好自己的神情,扬起一个职业微笑;“还有点东西需要秦小姐签字,我这就走了。”

“嗯。”沈牧风点头。

宋静婉立刻拿起自己的包,从这一小方客厅退出去了。

人一走,沙发上的秦郁宁这才有心情看完戏,转向站着的沈牧风,懒懒散散地问:“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按照往常,这个点沈牧风断然还在办公室里忙工作。

沈牧风冷淡的眉眼轻抬,凌厉的眼风扫过秦郁宁,没什么情绪,“我妈打电话让我们回去吃顿饭。”

话落,秦郁宁这就明白过来。

早些年沈母身体不好,动了一次大手术之后便需要静养。她本身又信佛,干脆搬去了澎湖湾那边山腰间的一栋别墅去住了。

那里人烟稀少,消息又闭塞,估计是还不知道两人离婚的消息。

秦郁宁乌黑的眸子轻轻一转,她转身回房,“知道了。你先等我一下,我准备点东西。”

“嗯。”

过了许久,外面的沈牧风都等得不耐烦了的时候,秦郁宁终于从房间里施施然出来。

沈牧风刚想说话,眸光却在触及到秦郁宁身上时骤然一怔。

她换了一身衣服,浅绿色的裙子,简洁大方,衬得她整个人如同清水出芙蓉。脸上的妆容淡雅,透着一股子宁静。

自从出了事之后,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这样温柔没有棱角的秦郁宁了。

“我弄好了。”秦郁宁一抬眸,注意到沈牧风怔愣的神色。

她唇瓣扬起一个冷嘲的笑,凉薄地瞧着他,“怎么,看入迷了?”

话语里的讥讽太过明显,沈牧风神色一凉,掀起眼皮掠过秦郁宁,拿起了柜子上的钥匙,“走吧。”

……

一路无话,车子驶过蜿蜒的小道,最终停在了半山腰。

这里风景很好,入目都是翠绿的枝桠,偶尔还有一两声鸟鸣,惬意至极。

沈母买下的这栋别墅不算大,偌大的花园也被改造成了种菜的田地。

下了车,沈牧风刚锁好车窗,秦郁宁便上前自然而然地勾住了他的右手。

沈牧风脚步一顿,冷清的视线扫过秦郁宁。

秦郁宁抬眸,浑然不觉地发问:“怎么了?”

还没说话,房内的沈母已经听着声音出来了。

一见到沈母,秦郁宁便自觉地松开了沈牧风的手,立刻迎了上前扶住了她:“妈,您慢点儿。”

“这不是见到你们高兴。”沈母保养得当的脸上扬起了一个笑容,身上衣着样式朴素,却很舒适。

她牵着秦郁宁的手往里面走,“我可是盼了你们许久。宁宁你都好几个月没有过来了,是不是都把我给忘了?”

秦郁宁下意识看向了沈牧风,沈牧风跟在他们的后头,神色冷清。

“没有啦,这不是最近都太忙了,是我的错,以后一定常回来。”秦郁宁乖巧地笑着,眉眼温顺。

两人有说有笑地往里走去。

早在两人结婚时,沈牧风就记得自家妈妈很喜欢秦郁宁。

并不是客套的喜欢,反倒很真情实意。

沈牧风心思微动,眸光落在了亲切交谈的两人身上,秦郁宁正在帮沈母捏着肩,眼神满含笑意。

他低低地嗤了一声。

这个秦郁宁,拉拢人心的手段,向来很有一套。

很快就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

小别墅佣人不多,忙前忙后也只做出了家常的四菜一汤,三个人吃足以。

沈母夹了一块排骨在秦郁宁的碗里:“宁宁呀,你们结婚这都好几年了,二人世界也过够了,是不是该考虑要个小孩啦?”

秦郁宁拿着筷子的手猛地一滞。

原本今天来,就只是为了安抚老人家,怕她知道这离婚的事后身体有个三长两短。

沈母注意到了她细微的动作,脸色一转,担忧的眸光看向两人,“怎么了这是?难道你俩的身体谁有问题吗?这可马虎不得!”

她一阵心急,拉着秦郁宁,极其认真,“我这里还有点偏方,要是不行就检查检查……”

秦郁宁求救的目光看向沈牧风。

“妈,您别多想,她已经怀孕了。”沈牧风声音冷清。

沈母总算松了一口气,欣喜地看着秦郁宁,“宁宁,这是真的吗?”

“……真的,已经有几个月了。”秦郁宁脸上笑容不减,“我这次来还给你带了个东西,您一定喜欢。”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