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总裁的不婚妻

总裁的不婚妻小说

总裁的不婚妻

  • 作者:青熏儿
  • 分类:言情
  • 来源:书从网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叶简迷茫了
开始阅读
简介
总裁的不婚妻图1
总裁的不婚妻图2

现代都市言情小说《总裁的不婚妻》的男女主角是慕言琛和叶简,是作者青熏儿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叶简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回和暗恋了八年的男神睡了一晚,更想不到竟然会一次直接中奖,然而慕言琛的白月光回来了,对她说,我不能娶你。

精彩节选:

全场瞬间寂静。

一旁看热闹的人,都悻悻的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聊得最热闹的那三个人,目瞪口呆,脸色煞白。

再怎么说,叶简也是他们的上司,就算是凭着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上了位,那也是不好明着说出来的。

他们也都只是私底下说说,谁又敢当面去说呢?

如今,撞到了枪口上。

谁都不会想到,这个实习生会是叶简的好闺蜜。

“这可怎么办?要是她把我们说的话告诉了叶简,那我们的工作还能够保得住吗?”

赵燕是最害怕的一个人,刚才她说话的声音最洪亮了。

不仅如此,她还那么趾高气昂的和楚萌萌说话,一定是最倒霉的那一个。

一旁的陈慧慧也很是担心自己的饭碗会保不住。

靠着关系上位的人,手段绝对不会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叶简在他们的心目中,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你们说,这个实习生,会不会就是叶简派来警告我们的人啊?一个靠着手段上位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一只单纯无辜的小白兔?”

“慧慧,那我们岂不是要倒霉了?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们不会就是那前两把吧?”

带着哭腔,赵燕紧紧的抓着陈慧慧的胳膊,都快把陈慧慧的胳膊捏紫了。

用力一拂,陈慧慧扫去了赵燕抓着自己胳膊的手,转而看向了若无其事地坐在位置上的杨宏。

这件事情,杨宏也参与了,可是他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

刚才还那么慷慨激昂的和她们聊着叶简,现在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了。

“杨宏,咱们之中,你可是和也建立关系最好的人,你不发表一下意见吗?”

邪魅一笑,杨宏那双带着狡黠的眼睛,扫了陈慧慧一眼,淡然说道。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们只是说了一些事实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昨天的确是叶经理的男朋友把她接走的啊。”

避重就轻,怪不得杨宏进入公司之后,能够在短期内获得上司的褒奖。

如此灵活,懂得变通之人,在职场上定是炙手可热。

一言惊醒梦中人,杨宏点醒了陈慧慧和赵燕。

只要他们一口咬定自己没说过,叶简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真不愧是咱们模范员工啊,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陈慧慧还不忘记拍一拍杨宏的马屁。

刚吃了瘪的赵燕,没有多说什么,但是看向杨宏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欣赏和羞涩。

办公室里短暂的闹剧就此画上了逗号,他们口中的主人公,叶简同学毫不知情,还在疑惑着自己究竟是在哪里。

辉煌的装饰,宽敞的布局,纵然叶简不经常在外留宿,也知道这是酒店的豪华套房。

秀眉微蹙,难道是昨天的同事为了讨好她,把她送到这里的?

怀着疑惑的心情,叶简整装待发,准备离开。

一晚上没回去,萌萌一定会担心的,叶简心中暗暗想着。

开门,离开。

“啊~”

脸狠狠地贴在了结实温热的胸膛之上,叶简惊声尖叫。

抬头一看,一双带着愠怒的墨瞳盯着她,让她的心跳瞬间停了一拍。

无言,静默。

慕言琛心中也十分懊恼,自己为何要折返回酒店,还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叶简所在的房间门口。

这个女人,算计了他,害的他和叶繁带着不可挽回的误会,从此分隔两地。

直到现在,这个女人还是对他投怀送抱。

难道说,叶简又想搞什么小动作?

慕言琛用力一甩,叶简的身体,就像是一片被大树抛弃的落叶,在大风的凛冽中,重重被抛到了一旁。

“咯吱~”

手腕传来了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叶简的额头瞬间蒙上了一层晶莹的汗珠。

她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想被慕言琛看到自己的狼狈。

真是可笑,她费劲心思躲到了这里,却还是和慕言琛狭路相逢。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在和她开玩笑。

余光瞬间扫过叶简那强装镇定的面容,慕言琛眼底尽是嫌弃和轻蔑。

明明就是一直狐狸,还非要装作一直小白兔,这样的叶简,让慕言琛更是厌恶。

“没酒量就别去酒吧,总是给别人惹麻烦,你难道不会良心不安吗?”

对于慕言琛而言,他和叶繁之所以会变成这种尴尬的境地,全都是因为叶简的算计。

良心不安?

凭什么她要良心不安?

发生那样的事情,她也是受害者。

心里一片冰凉,慕言琛对她的态度,简直可以用冷血来形容了。

“也不知道是谁阴魂不散,像一只苍蝇一样围着我转悠,我好想从来没有像别人乞求过帮助吧!”

纵然心头在滴血,叶简还是咬着牙说了些口不对心的话。

昨晚上是慕言琛带她到酒店的,是不是还代表着慕言琛还是有些关心她。

只可惜,他们之前一旦开口,必然是互相伤害。

面色阴冷,嘴角轻笑,慕言琛看着眼前这张倔强的小脸,咬着牙说了四个字。

“不可理喻!”

他就不该回来,像叶简这样的女人,就该扔出去,让她自生自灭。

狗咬吕洞宾,不是好人心。

“对啊,我就是不可理喻,我没有叶繁那么善解人意,也不像叶繁那样知书达理,更比不上叶繁聪明伶俐,昨天晚上又不是我求着你帮我,而且我已经绕着你走了,你干嘛还要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上来,甩都甩不掉!”

什么!

慕言琛的那双黑眸,似乎能够射出冷箭,一步步的向着叶简逼近。

这个女人,竟然敢躲着他?

心里有一种失落,又有一种气愤,还带着深深的怨恨。

慕言琛那骨节分明的大手,猛然掐住了叶简的下颚。

下巴传来的疼痛感,都将手骨折的痛感湮灭,叶简眉头紧蹙,眼眶微湿,头却坚强的扬起,不肯向慕言琛低头。

她没有错,这一切都是意外,不管是叶繁的离开,还是与慕言琛发生关系,都不是叶简想要的结果。

只是结果已经酿成,她无力回转。

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叶简就会像是卑微的蝼蚁一样活着,更不会向慕言琛低头。

“你还真是贱!没有男人,你活不了吗?都已经饥不择食了。”

刺耳,难听,痛心。

叶简强撑着,嘴角微微上扬,弧度渐渐扩大。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