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

  • 作者:墨中花
  • 分类:穿越
  • 来源:原创书殿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虚伪,小骗子
开始阅读
简介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ͼ0
一觉醒来本妃失宠了ͼ1

古代言情小说《一觉醒来本非失宠了》的男女主角是萧清然和宁抉,是作者墨中花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萧清然要疯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一醒来就老了十岁,害多了俩娃,还跟王爷闹离婚!

精彩节选:

看来是之前想要和离的事已经和与这双儿女说过了。

那么,倒是可以从宁茉这里套出点消息来。

“行了,今日就到这里吧,带掌柜下去看赏。”她随意的挥了挥手,便让多余的闲杂人等退下。

随即,她轻轻拍了拍身侧的位置,示意宁茉躺上来。

宁茉见状便犹如一头欣喜的小兽一般。她立刻脱了鞋,一头栽进了萧清然的怀里。

“娘,你什么时候走?你是不是因为要走了,才这样对我?”

“我从前不是这样对你的吗?”萧清然忍不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

宁茉点点头,又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委屈道:“娘亲对我很好,只是说我长大了,要学着做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就不可以再像从前那般腻着娘亲了。”

她们母女感情不错,可以看出十年后的她,应当是个好娘亲。

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萧清然心里某一块地方不觉软了下来,“放心,娘亲不走了。”

“啊?为什么?”宁茉明显没有反应过来。

“自然是舍不得我们茉儿了。”

宁茉一听这话,开心的直往萧清然怀里钻,“那娘亲一定要说话算话!”

小姑娘没心眼,几乎是萧清然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不一会儿,她就将情况了解了个大半。

“娘亲。”宁茉忽然扯了扯她的衣袖,“你不走的话,那我得把哥哥那儿的银子给你要回来。”

“为什么?”她面上不动声色,实则一听到银子这两个字立刻就激动了起来。

“娘亲,你之前说要走的时候给我和哥哥一人塞了十万两银票呢!你怕以后会有新王妃进府会对我和哥哥不好。所以就给了我们银子。不过哥哥聪明的很,爹很看重他,有他护着我,一定没事的。”

她越说越认真,还握紧了小拳头,定定的看着萧清然,“娘亲,我知道你在这里一点也不开心,如果娘亲真的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了,那茉儿和哥哥也是支持娘亲的,只要娘亲开心就好!”

小姑娘年纪轻轻,却已经会这般为人着想了。

萧清然这会儿心里已经软的一塌糊涂了,“乖乖,娘真的不走了。你这么听话懂事,娘哪里舍得你?娘一定要看着你和弈儿一起平安健康的长大。”

这是一方面,毕竟这对便宜儿女相当于她捡来的。她留下来纯粹是为了享受啊,傻子才会放着这种人生赢家的生活不过,和离回娘家。

等回了娘家,估计少不了得受几个白眼,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待在王府做她的王妃。

“娘,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得知娘亲不走了,宁茉简直心花怒放。

在王府吃好的用好的,还有这么听话懂事贴心的便宜儿女,萧清然便更加坚定了要留在这里的决心。

她陪着宁茉又玩闹了一会儿,忽有下人来报:“王妃,平阳郡主来了。”

不是平阳公主吗?

萧清然挑了挑眉,这到底是她的小姑子么?

是宁玉犯了大错被罚,还是十年间又有人受封为平阳郡主了?

在萧清然游移不定时,宁茉给她做了确定。

小姑娘噘着嘴不高兴道:“姑姑来做什么呀。”

萧清然眼睑垂了垂,这个小姑子,十年前她们就不大和的来,十年后......萧清然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估摸着十有八九也还是那副看样子。

她还未回答,怀里的宁茉便急了起来,“娘亲,你不要见姑母,你最近身子不好,等一下见了大姑姑又要生气,她就是故意来气你的!”

小姑娘着实憨态可掬,萧清然有心逗她,“茉儿不喜欢姑母?”

“不喜欢!”宁茉应的很干脆,“姑母比我还笨,娘总说我笨,可我晓得什么是好的东西什么是不好的东西,不像姑母,这么大个人了,尽挑垃圾当宝。”

她说罢,还很不屑的撇了撇嘴。

萧清然闻言忍不住轻笑出声。虽然宁茉这话很不客气,却也十分在理。

平阳郡主眼光不甚好,分明是个郡主,却嫁了个没什么本事二世祖,空有皮囊没有脑子,闹出来的事情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去请她进来吧。”萧清然挥了挥手,反正也躲不掉。

平阳郡主甫一进府,便察觉到了王府的变化。处处透着贵气不说,便是连周遭种植的植物也是十分名贵的品种。

待她进入凉亭,看见了一身穿戴华丽的萧清然母女俩,心中的嫉妒简直要突破天际。

“萧清然,你是不是没长脑子?”

她甫一进府,见着萧清然,便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萧清然不动声色,掏了掏耳朵,也不理她,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书。

平阳郡主见状便越发的来气了,“萧清然,你是不是生病把脑子生坏了?你这样大肆修缮府邸,穿金戴银,恨不得告诉全京城的人岑王府究竟有多富裕,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盯着岑王府?若是有心人想要陷害岑王怎么办?”

她不信,这么简单的道理,萧清然做了十年的王府主母会不知道!

“我用我的嫁妆,关王府什么事?”

她轻飘飘的一句话,直接把平阳郡主给堵的愣在了原地。

虽说平日里两人就不对付,可萧清然作为长嫂却是极少给她脸色看的。莫说是脸色,便是连冲突都很少与她起。

何曾有过这般直接的话。

“你方才说什么?”平阳郡主有些不可置信道。

“你不是都听见了?平阳,你好歹也是郡主,你的嫁妆不比我少,怎得我在这穿金戴银整日享受,你却要天天拿银子回夫家填窟窿呢?你瞧瞧你,一个尊贵的郡主殿下,怎得这手上戴的首饰还是前年?刚巧我这有新进的玉镯,你要么?你要的话,我就送给你了。”

萧清然语气平淡,自顾自的拿起一旁的西洋小镜子照了照,有平阳郡主在前这么一对比,她方才觉得自己保养的是真好!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十年过去了,她最多就老了四五的模样,可这小姑子呢,一脸倦容不说,眼角的细纹就让她看上去像是活活老了十多岁的模样。

她必须要好好保养自己,努力打扮一下,说不定还能重回十六岁时的倾国倾城。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