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应帝王

应帝王小说

应帝王

  • 作者:晴空
  • 分类:短篇
  • 来源:盒子
  • 状态:完结
  • 评语:他们本来就命中注定,要纠缠一生。
开始阅读
简介
应帝王图1
应帝王图2

古代宫廷言情小说《应帝王》的主角是聂定威和苏惜欢,是作者晴空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苏惜欢其实叫凤城,他是偷着别人的名字活下来的,身上背负着家族灭门的血海深仇。苏惜欢是个聪明人,但是当他遇到了战功赫赫的护国臣聂定威,他们互相取暖,但各自守护的东西不一样。

精彩节选:

宫灯柔光摇曳,苏其玑清秀的脸被照得有些晕红,长长的睫毛颤抖着,痉挛的手几乎抓不住自己的衣服,脖子下面漏出一片腻白光洁的皮肤。他看着神情困苦已极,却美得摄人。

英俊雄武的青年皇帝慢慢从他身上爬起来,懒洋洋地说:“既然这样,苏侍郎,朕就赦免你苏家满门。”

苏其玑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挣扎着滚下床跪倒:“谢主龙恩!”

皇帝一边穿衣一边说:“罢了,你以后听话些,莫要再忤逆朕意,总不亏待你。”

苏其玑狠狠磕头,只是不说话。

皇帝看了他一眼:“怎么,你还想求朕什么?”他其实也猜出了苏其玑的意思,口气微带不快。

果然苏其玑抬起鲜血涔涔的额头,哀声道:“是微臣愚鲁,诗文中对朝廷不敬,合该受罚。聂翰林向来恭谨,这次也是受臣连累。求皇上开恩,把聂翰林一家也赦免了。”

皇帝双眉一锁,杀气立现!苏其玑打了个寒战,却不退缩,眼中现出哀求之色。

过一会,皇帝缓缓道:“好个苏侍郎,到此地步,还顾着聂某!既然如此,朕就令你做监斩官,亲自送他聂家上路!”

苏其玑哀叫一声,随即狂乱地扑上来,抱着皇帝的腿颤声叫道:“皇上!皇上啊!求你放过他,是我不好,你杀我……放过他!放过他……”嘴里胡乱叫着,神情接近崩溃。

皇帝慢慢掰起他的下巴,逼他看着自己,淡淡道:“这么说,你是打算用你苏家满门性命,包括你父母妻子,你几个儿子……换聂府上下活命,是么?只要你说是,我可以答应你。”

他故意把“父母妻子”、“几个儿子”说得特别重,眼中杀气森然。

苏其玑狠狠打个寒战,目光有些涣散了,隔一会,低声道:“皇上……微臣……去监斩。”他勉强说完这一句,昏阙过去。

次日,苏家后院。

苏其玑的小儿子欢欢是个粉妆玉琢的孩子,这时正在和几个哥哥玩耍,看到父亲散朝回来,欢呼一声扑了上去:“爹爹!爹爹!”纵身投入他怀中。

苏其玑勉强笑着,抱起欢欢,看着孩子灿烂的笑脸,忽然流下眼泪。

欢欢有些纳闷,用肥短的小手抹去父亲的泪水,慌忙道:“爹爹别哭!”边说边把手里啃了一半的糖葫芦递给他:“爹爹吃糖糖,吃了甜甜的,爹爹就笑了。”

苏其玑“啊”了一声,全身发抖,顿时泪流满面。过一会勉强定下来,吩咐几个儿子下去,却留下欢欢。

欢欢虽小,也是个机灵孩子,看出父亲神情不对,呐呐道:“爹爹,有什么事吗?”

苏其玑亲了亲欢欢红苹果般的脸蛋,颤声道:“欢欢,你的聂叔叔一家就要死了,你明白吗?”

欢欢扁了扁嘴:“我知道,哥哥们有说的。他们说凤城哥哥也要死了,以后都不可以来找我玩……爹爹,我们想办法救他们好不好?”

聂凤城是聂侍郎的公子,和欢欢向来玩得好,两人年纪相若,容貌也有些像。

苏其玑颤声道:“好孩子。我……就是要救你凤城哥哥。聂叔叔只得他一个儿子,我们苏家就算不惜代价,说什么也不能让聂家绝后。你说是不是?”

欢欢点点头,欢呼一声:“爹爹真好!爹爹,我们救凤城哥哥,还要救聂叔叔他们……”说着嘟起小嘴,喜滋滋地亲了父亲一下。

苏其玑面色一白,忍了一会,缓缓道:“欢欢,爹有四个儿子,你聂叔叔却只有凤城哥哥。正好你们生得有点像,所以……我想用你换下凤城,你……你……莫怪爹爹心狠!”

欢欢“啊”了一声,红扑扑的脸顿时惨白,挣扎着想逃开。苏其玑咬牙道:“儿子,爹对不住你!”忽然一发狠,卡住他的脖子。

眼看孩子挣扎一阵断了气,苏其玑泪水涔涔而下,神情却渐渐镇定下来,用外衣裹住儿子,叫来管家苏贺,低声吩咐一番。苏贺脸色变了又变,随即领命而去。

“臣苏其玑奉旨监斩聂侍郎满门,今已处置完毕。聂家二十一口,除子聂凤城两天前病死狱中,其余二十人查验无误,行刑已毕。臣特来复命。”

皇帝懒洋洋“嗯”了一声,淡淡扫了苏其玑一眼,却见他面色惨白,容色还是美丽如图画中人,鬓角却有些班白了。

苏其玑才二十多岁,本不该白头,何以忽然变得这个模样,皇帝也是心头有数,忽然觉得他这神色甚是可怜可惜,于是淡淡道:“罢了,苏卿辛苦了,平身。”也不再问。

苏其玑默默松开袖中的拳头,这才觉得满手的冷汗。他正要起身,脑中晃过欢欢的脸,心头一阵闷痛,踉跄着跌倒在地。

他救了聂家凤城,成全朋友之义,可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

他的欢欢,粉妆玉琢的孩子,那天还甜蜜地亲着他的脸,给他糖葫芦。

他杀了儿子,亲自监斩朋友,又失节皇帝换取一家性命。从今以后,再也没有那个气品高洁的美玉侍郎苏其玑了,他只是个污秽邪恶的男人,地底低贱的兽类……

心痛得这样,却不能去死。聂家凤城,那是他的责任,他必须养大那孩子。

“凤城,从今以后,你是我的儿子,你就是……苏惜欢。”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