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萧云姚安然是主角的小说

萧云姚安然是主角的小说

发表时间:2019-06-12 16:09  作者:a荣

萧云姚安然是主角的小说是《他的眼很美》,该小说讲述了姚安然与萧云之间的情感历程。他的眼很美小说精选:萧云站起来,压迫感骤然升起,王涛气昏了头,大吼道:萧哥,我的萧哥,我的兄弟,泡妞,不是像你这样!姚安然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就说她妈吧,在广州又找了个男人,连她亲妈都认清了现实,你怎么还往坑里跳?

《他的眼很美》内容精选:

萧云站起来,压迫感骤然升起,王涛气昏了头,大吼道:“萧哥,我的萧哥,我的兄弟,泡妞,不是像你这样!姚安然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就说她妈吧,在广州又找了个男人,连她亲妈都认清了现实,你怎么还往坑里跳?我以前觉得你挺聪明的,现在我觉得你就是傻逼,他们家的坑你填的了么!”

萧云将啃了一半的馅饼扔在地上,凶狠的抓住王涛的衣领,声音冷冰冰的低吼:“你说什么?李婶找了别的男人?”

兔子拽着他们两个,防止他们动手,急忙说:“镇上的人私下嚼舌根,连我妈都知道了,不过无风不起浪,萧哥,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操!”萧云松了手,低骂一声。

王涛说:“清醒点吧,回学校,徐教练一直在跟你爸说你的事情,你总不能因为姚安然就跟你爸闹翻吧,喜欢你的姑娘那么多,何必非在一棵树上吊死。”

萧云深吸一口气,仰头看升起的太阳,声音平静的说:“我决定了,你们别劝了。”

“萧云!”王涛红了眼睛,“你他妈是不是魔怔了!”

魔怔?这个词用的真好。

清晨的阳光落满萧云的脸上,透着一股惊心的美感,他说:“你们不懂。”

又是这句话。

兔子拍了拍王涛,示意他不要冲动,王涛气的脸色铁青。

他们都知道萧云脾气硬,说一不二,决定的事情绝无回旋。

兔子又买了三个馅饼,三人齐齐坐在马路边啃饼,路上的行人开始多起来,时不时有人好奇的打量。

萧云虽然还穿着环卫服,可盖不住长的帅气,光晕落在黑发上,轮廓鲜明,模样很是打眼。

三个人沉默的吃饼,兔子忽然问:“萧哥,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姚安然的?从小到大可是一点也没发觉。”

王涛竖起了耳朵。

萧云看了一眼兔子,嘴角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声音透着清澈,“应该是在我知道有男女之分的时候吧。”

“我去。”王涛傻眼,“刚站着撒尿的时候?”

“滚!”

兄弟间,气总是散的快,兔子还在惊讶,搬着指头算,“萧哥,那岂不是有十多年了?”

王涛哼一声,“萧哥,这十多年你都干嘛去了?兄弟们可从来没见你行动过,你未免太......。”

太衰了,几个字没说出口。

萧云低头轻咳一声,没行动?还真是不了解他。

他站起来,踢了一脚王涛跟兔子,“走吧,我要去上班了,晚上下班了再聚。”

“萧哥,你真的不能......。”

王涛话还没说话,萧云打断:“我的事情你们不要掺和,我已经决定了,等我做完我想做的,我会回去继续我的运动生涯。”

萧云一旦收起笑意,就是柴米油盐不进的时候,王涛跟兔子只能不甘心的咽下规劝。

****

距离除夕还有半个月,学校都已放假,姚安然接到疗养院的电话时,人已经在青石古镇。

姚江伟出现心脏骤停状态,早上在医护人员的及时抢救下才脱险。

疗养院一如既往的清冷,消毒水味常年不散。

“安然,你爸每个月的医药费我们实在是没法再负荷,你妈妈每个月寄来的钱根本就不够,这几个月都是我们在垫付,疗养院每个月只会供给机能药品,治疗的药都没用,所以才出现了心脏骤停现象,可咱们根本就没钱用药,我们尽力了。”

二婶交了费用,就走了。

姚安然低着头,一直沉默。

姚斌火急火燎的从学校赶过来时,姚安然已经不见了,他一个人慌的很,给萧云打了电话。

萧云也是今天才从杭州回来,饭也没来得及吃就打车过来,在疗养院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姚安然。

晚上八点,疗养院安静的可怕,寒风呼呼的吼。

萧云站在疗养院的花园里,满脸焦急,仰头往上看时,看到了楼顶一个迎风而立的纤细身影,他心口一颤,拔腿往楼里冲。

“姚安然,你在干什么!”

萧云推开厚重的铁门,冲着站在高台上的姚安然怒吼,风很快将他的声音吹散,飘荡在冷肃的半空。

姚安然还是穿着那件蓝色羽绒服,长发没有梳起,迎着黑夜狂舞。

萧云快步靠近,姚安然浑身一凝,转过身厉声说:“别过来!”

萧云吼道:“你给我过来!”

“萧云,你别管我!”

“怎么?你这是想寻死!”

萧云靠近一步,姚安然就往后一步,她的身后是漆黑的苍穹,夜里的灯在远处闪烁,天空的星星点缀在她周围。

她像要自由飞去。

萧云根本就不给她察觉的时间,箭步上前,一把抓住姚安然。

“要跳楼是吗!我送你一程,得推远一点,要不然掉下去砸在别人车上,多惹麻烦。”

萧云的声音又狠又戾,丝毫没有面对寻死者的担忧,他话说完,握着她的手就往后推。

姚安然尖叫一声,身子悬空的仰了半圈,又被萧云拉了回来。

萧云冷笑:“怎么?怕了?不是要死么?”

他又开始推姚安然,姚安然整个人就像风中浮萍,任由萧云折腾,一颗寻死的心也被折磨的七上八下。

“你放开我!你为什么总是来招惹我!”姚安然踹他。

萧云用力一拉,就将姚安然从高台上拉了下来,她一个踉跄就摔在地上,萧云放了手,连拉都不拉。

姚安然没见过像萧云这么矛盾的男人,她大吼道:“萧云!你凭什么想怎样就怎样!就算我想死又关你什么事!”

“你想死没人拦着你!就是别死在我面前!”

“你神经病!”

“姚安然!”萧云蹲下来,沉声说:“你做任何决定前,先想想其他人,行吗?”

其他人?

姚安然忽然痛声大哭,从手术后她一直强忍着,今夜再也忍不住,萧云见证了她的一切,她不用伪装。

她痛哭流涕:“我就是考虑到其他人,你心里一定觉得我很可怜吧,所有人都觉得我可怜,他们一定都用同情的眼神在看我,就算我看不见,可我能感觉到,连我最亲的妈妈都能背叛家庭,我又有什么可留恋的,我就是累赘,我妈说已经认清现实,也让我认清现实,她在广州又找了个男人过日子,邻居们以为我瞎了,就听不到么?闲言碎语,多恶心。”

“我恨她,可我更恨我自己,我妈背了太多东西,她也只是一个女人,每个月坚持寄钱回来,可肩膀终究扛不起我们一家人,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不是我让爸爸闯黄灯,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我爸也不会没钱看病,也不会躺着等死,其实这一切不怪你,你不用每个月给我们寄钱,我拖累了你们所有人,我不想成为你们的累赘,我累了。”

他的眼很美小说
他的眼很美
作者:a荣 类型:都市 状态:已完结
现代言情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