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小说by叶欣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小说by叶欣

发表时间:2019-08-21 17:32  作者:叶欣

叶欣原创小说《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是该作者最新力作,该小说行云流水,妙笔生花,为您力荐。叶欣小说精选:易舒和花青面面相觑,听到这一番话,易舒悄无声息的拉着花青想要离开,花青抵死不从,却无奈力气抵不过易舒。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内容精选:

穆金觉得心里软软的,虽然豹子是野兽,但是确是不舍得杀他。

穆家,一间小院围满了人,穆金抱着小豹子回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阿金真是能耐了,打下了大豹子,连小豹子都不放过!”

穆金转身,猛然间看到花桃儿站在门外,状似经过般,语气尖酸刻薄,脸上肿着的痕迹还未消去。

穆金冷然一笑,道:“花婶子的脸,可还疼?”

花桃儿接收到穆金的凌厉眼神,浑身一颤,想说什么,又不敢说,脸颊涨的红红的。

“花桃儿,你男人死了,你脑子也死了不成,阿金不把豹子打了,难道让那大豹子吃村里的畜生,伤村里的人。”

花桃儿看村里的人也不跟自己站一起,懵懵的离开了。

柳氏看到那软糯可爱的小豹子,心里也爱的不行,只是嘴上还硬着:“打了老的,又捉了小的,也不怕它长大了,来报复你!”

“那有什么可怕的,大的我都杀了,他长大了,一样打不过我!”

“德行,你们去屋里坐着,我去给你们做饭,易捕快和江捕快还没在我们这儿吃过饭呢!”

穆金准备进屋去,不料从门外传来穆全的声音:“阿金!”

穆金转身,果然见穆全站在门外,一脸希冀的站在门外。

柳氏听声音从厨房出来,看到穆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嚷道:“ 阿金看好门,可别让什么阿猫阿狗的都进到我们家来!”

穆全脸涨成猪肝色,看着柳氏恨恨的说不出话,忽而又转向穆金道:“阿金,我这次来是为了你,你也老大不小了,爹托人给你找了一门婚事!”

冷不丁被提到婚事,穆金有些楞,道:“爹爹怎么这样突然,迫不及待的要将我嫁出去了!”

“阿金!你可是爹爹的亲生女儿,你两个哥哥都成亲了,我不操心你,还操心谁!”

易舒和花青面面相觑,听到这一番话,易舒悄无声息的拉着花青想要离开,花青抵死不从,却无奈力气抵不过易舒。

门外,花青一脸抑郁道:“你要离开就自己离开,非得拽着我作甚!柳婶子好意留我们吃饭,两次你都不高而辞,让柳婶子怎么看我们。”

易舒一脸正经道:“花青,你老实说,你可是看上那个丫头了?”

花青脸色有些不自然,微微点了点头道:“我就是看上她了,女人我见的多了,可还没有见过阿金这样的,力气那样大,几十个壮汉都不是她的对手!”

“花青,她不是你以前随意玩弄的那些青楼女子,她是好人家的女儿,以后可是要嫁人的,若是让人知道她与你不清不楚,你让她以后可怎么过。”

“谁说我要玩弄她了,我看上她了,我对她是认真的,你莫要胡乱猜测。”

易舒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花青,语重心长道:“花青,虽然你是我的副将,在军中摸爬滚打,可是你别忘了,你可是广平候唯一的儿子,你的身份是广平候世子,难道广平候会任你娶一个力气巨大的农家丫头吗?”

花青的神色瞬间暗淡下去,不复平时的洒脱模样,淡淡道:“莫说这些了,回去再说吧!你与我从小一起长大,可一定要帮我。”

两人的身影渐渐走远,穆家小院不远处的歪脖子树下,走出一位身材窈窕的姑娘,嘴里喃喃道:“广平候世子,那是个多大的官啊!”

何家,何春梅匆匆推开院门,大声喊道:“娘,娘,我知道了一个大秘密。”

花桃儿从屋内走出来,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顿时心里乐开了花,道:“什么大秘密,快跟娘说说!”

“娘,你可不知道,那两个经常来穆金家的捕快,身份可不一般,竟然是广平候世子!”

花桃儿两眼放光,急忙问道:“哪一个,你可听清楚了!”

“是那个花青!”

“可确定?”

“确定!”

穆家,穆金一脸忧愁的坐在堂下,“爹爹可确定,要我嫁一个书生!”

“阿金啊!你别看你月娥姐姐,都是那个李成混账,爹爹给你找的这个可不一般,比那个李成不知好了多少,孙秀才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是胜在有学问,人品好,且母亲早逝,你嫁过去之后,不用侍奉婆母,只需要与孙秀才琴瑟和鸣就行了。”

孙秀才名为孙修成,今年二十四岁,年龄也不算大,若真的人品好,倒不失为是一桩好的婚事,柳氏有些意动,只是想到穆全被那个花桃儿迷惑住了,难保不是那个花桃儿哄骗了穆全来坑骗自己。

于是更加慎重的问道:“莫不是那个狐狸精花桃儿与你提了来坑骗我姑娘的,你若是敢害了阿金,我拼死也不饶你!”

穆全看柳氏不相信自己,一点都没有花桃儿那般善解人意,又羞愧又气愤道:“这与花桃儿有什么关系,你莫要胡乱攀扯了,我自己的闺女,我还能害了她不成。”

看柳氏信了自己的话,穆全紧张的擦了把汗,果真如花桃儿所说,不能跟柳氏说实话,若是让柳氏知道,这门婚事是花桃儿提的,恐怕也成不了了。

何家,花桃儿心情舒畅,穆全对自己言听计从,她说了孙秀才,穆全就屁颠颠回去跟柳氏商量,殊不知,那个孙秀才也是个外表光鲜,内里不堪的货色,不举,不然也不会二十四岁了还依然是个老光棍。

风陵渡将军府,易舒与花青相对而坐,桌上的酒已经喝了大半。

花青脸色潮红,说出的话含糊不清,“我为什么是广平候世子,我为什么是广平候世子,从小就不得自由,好不容易逃出来从军了,还要活在各种监视之下,现在连一个女人都不能喜欢,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易舒风轻云淡,轻抿一口酒,淡淡道:“莫要无病呻吟了,你这边喝着上好的秋露白,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连饭都没得吃,他们不还是好好活着吗!”

“易舒,你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混蛋,我这般伤心,你还火上浇油,戳我的心窝子,有你这么做朋友的吗?”

易舒看着一脸失望的花青,笑了笑,“戳心窝子的话,我还没说,你就扛不住了,你不知道,你这边借酒消愁,那边的金丫头正在谈情说爱呢,听说穆全给她找了一个秀才,姓孙的,叫孙秀成,这会儿正在逛金玉楼,听说不久就要成亲了。”

花青拍案而起,未喝完的酒掉在地上,四分五裂,“不行,他们不能在一起,这样子将我花青放在何处!”

金玉楼是龙阳镇最大的卖首饰的地方,孙修成二十岁中秀才,几年间已经攒了不少家私,都说穷秀才,穷秀才,其实秀才一点都不穷。

孙修成是个十分儒雅的人,穆金空有一番力气,文化水平着实不高,有时候孙修成说的话她都听不懂,跟听天书似得,但是她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听不懂,只能胡乱的应和着。

这边刚踏进金玉楼的大门,那边一脸醉意的花青匆忙赶到,大喊一声穆金,然后眼神直勾勾盯着穆金,不发一言。

穆金心中疑惑,问道:“怎么了,可是山中又有豹子伤人了!”

花青脸色坨红,不知是醉的,还是羞的,半天鼓起勇气道:“你不能嫁给他!”

穆金与孙秀才对视一眼,然后双双转向花青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她!她只能嫁给我!”花青一瞬间跑过去,穆金感觉的自己的身体瞬间飞上了天空,空有一身力气,也不敢动,只能等着花青将自己放下来,再找他算账。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小说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
作者:叶欣 类型:都市 状态:已完结
古代言情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