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公子强娶锦瑟沈甫亭小说by丹青手

公子强娶锦瑟沈甫亭小说by丹青手

发表时间:2020-05-05 16:57  作者:丹青手

公子强娶》是该作者丹青手最新力作,小说主角是锦瑟沈甫亭,该小说行云流水,妙笔生花,为您力荐。丹青手小说精选:锦瑟一人落了单,葛画禀多少忧挂于心,虽说锦瑟的性子确实任性了些,可毕竟是个姑娘家,总不能将她置于危险之地。

《公子强娶》内容精选:

夜半三更,漆黑的村子里突然传来“砰砰”声响,一下一下极为轻缓,透过紧闭的屋门幽幽传来。

沈甫亭早已交待了不得离开屋子半步,因此所有人都很谨慎,不曾出屋一步,连觉也不敢睡。

锦瑟一人落了单,葛画禀多少忧挂于心,虽说锦瑟的性子确实任性了些,可毕竟是个姑娘家,总不能将她置于危险之地。

外头的木敲竹筒声一直未停,在夜里越显古怪可怕。

葛画禀有些坐立不安,“沈兄,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锦瑟姑娘,我怕她一个人有危险。”

沈甫亭正在做两手准备,明日一早务必要离开此处,若是外头大雾未散,也不至于没了防护在身。

他将裹在布里的药微微碾碎倒在水盆中,闻言并不在意,拿过裁好的布,一块块放在水中浸泡,“葛兄不必担心,锦瑟姑娘离我们这般近,若是有事必会开口呼救,现下夜深我们两个男子去叨扰,恐会坏了姑娘清誉。”

葛画禀闻言也觉有理,见锦瑟那处没什么动静,便也安下心来。

远处的木竹声有规律地敲了一阵,便慢慢停歇下来,深夜又恢复了寂静,三更安然无事过去。

天色黑沉,村子里一片静悄悄,连鸡都还未打鸣,众人已经聚在院子里,原本已经商量好,趁着天色未亮便离开,却不想临到关头出了岔子。

双儿跟着纪姝出了屋子,却忽而郑重其事开口,“小姐,双儿不想离开这里,求你将双儿留在这里罢。”

后头的两个婆子闻言忙开口附和,“小姐,老奴也想留下来,求小姐成全我们。”

纪姝却是一点不觉惊愕,她微微垂首,也道出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我也想留在这样的世外桃源,如今外头世道这么乱,回家中还不如待在这里来得好。”

这说出来的话却是不合常理,外头再乱,也不过是边疆战乱不休,京都繁华昌盛,绝不可能波及到。

锦瑟闻言一笑,看着她神情探究。

沈甫亭眉间微敛,还未作声,葛画禀已经先一步感慨,似乎沉浸其中,“这处确实是个世外桃源,离了这里,恐怕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

阿泽似被吵醒来了院子,见他们站在院中,有些摸不着头脑,“你们是要打算现下离开吗,可外头大雾还没有散,夜深路黑,又分不清方向,你们要走也得等天亮,我也好赶着牛车领你们出去。”

“阿泽,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想离开。”纪姝笑言回道,语气颇为亲昵。

“对,我们不离开,我们想在这里住下,以后都不会离开。”

他们一个个神情认真,如同被蛊惑的傀儡,很显然这里只有她是正常的。

沈甫亭这千防万防,怎么还会让他们中了招呢?

锦瑟神情玩味看向沈甫亭,似在看好戏。

沈甫亭察觉她的视线,抬眼看来,面上神情淡漠如许,似乎也想留在这里。

阿泽依旧友好热情,十分欢迎他们留下来,只不过视线偶有停留在锦瑟身上,神情似有些许疑惑。

夜半时候倒没惊动了人,这一番折腾过后,众人又回屋睡下,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锦瑟回屋前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阿泽,他眼里的探究瞬间隐藏,换上憨厚热情的笑意,可惜反应再快,也躲不过锦瑟的眼。

锦瑟心中难得生趣,头一次觉得凡间这般有意思,她面含笑意,幽幽收回视线,若无其事回到屋里。

夜半过去,几近天明,在月光淡去的最后一段时间,夜色黑如浓墨泼洒而去,将一切都抹于黑暗中。

古怪的“砰砰”声又一下下传来,衬得夜越发寂静,这么清脆古怪的声音传荡在村落之中,轻易便能惊醒睡梦中的人,整个村子却是诡异的安静,像是一个空村。

清透诡异的竹简声,一下接一下敲着,屋外头隐约传来老旧木门的“咯吱”声响。

锦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听见这声响忽而睁开了眼,起身下了床榻,透过模糊破旧的窗纸看着对面的木门。

纪姝与纪家的仆从,神情麻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隔壁木门轻轻打开,葛画禀也一步步走出了屋,面无表情往竹简声来处走来。

他们一行人都到齐了,只有沈甫亭不见踪影。

锦瑟眼眸微显妖色,身形一消,无声出现在房梁之上,黑夜之中只见一抹浅色衣裙静立,风拂而去不起丝毫涟漪,无端悚然。

他们一步步走着,黑夜之下像是行尸走肉,没有自己的意识。

锦瑟端看半晌,挑了纪姝,悄无声息跟着她身后。

前头的纪姝每走一步都像是踏在悠悠竹简声上,远处的浓雾越发靠近,慢慢遮掩了眼前的夜色。

灰色的雾霭漫过,远处的人渐行渐远,周遭浓雾围绕,伸手不见五指。

朦朦胧胧,无所依靠的感觉越觉提心吊胆,甚至不知道有没有人藏在雾霭之间,突然便来一击毙命。

锦瑟在雾中慢慢走着,平静的面容在时聚时散的雾霭中若隐若现,美而诡异。

片刻后,耳畔听闻山泉落水声,淅淅沥沥渐带草木泥土清新香气缓缓透来,清脆悦耳的鸟鸣声穿过厚重的雾气,悦心静气。

大雾渐渐消散眼前,山重水复之间草木遮掩,隐隐约约传来天籁琴声,极远处是一望无际的郊外,是个极为陌生的地方。

锦瑟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站在水中浮石上,一旁山间涓涓细流而来,水面隐隐约约浮起若有似无的烟气,石中偶有色彩斑斓的小鱼时而悠悠游过,时而飞快穿游于水下阳光,一抹绚丽的颜色在清冽的水中轻轻划动。

细看过去,水中的石子竟然是剔透五彩的宝石堆砌而成,清澈的溪水流过,偶然露出光泽清润的宝石,在阳光下晶莹剔透,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早早消失在眼前的纪姝,正站在不远处桃花树下,似在等人。

忽而有人从花间打马而来,马鞭扬起,扫过横出的花枝,打得粉嫩的花瓣洋洋洒洒而下,迷乱了人的眼。

花下的女子美目含笑,欢喜唤道:“阿泽。”

远处策马而来的人,气宇轩昂的模样竟与白日里看到的完全不同。

转眼间,阿泽已经骑马到了纪姝面前,伸手将她一把拉上了马,裙摆扬起,牵得一旁花枝颤动不休。

锦瑟看了片刻,缓步往前,眼前的景致却瞬间一变,恍惚之间自己已经坐在阿泽的马背上,桃树上的花瓣簌簌落下。

阿泽拉过她的手,低头看向她含情脉脉,“锦瑟,你想清楚了吗,确定要留下来和王一起吗?”

“王,哪个王?”锦瑟神情不变,缓缓开口问道。

“自然是我们的王,只要你愿意留下来为我们延续血脉,你就是王后,王的一切都是你的,待到江山统一,天下都可以送给你做聘礼。”

锦瑟闻言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似乎听了个天大的笑话。

阿泽继续蛊惑道:“锦瑟,王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春春不老,荣华富贵,还有高高在上的地位,权力的巅峰,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你不想要吗?”那声音竟比以往更加悦耳动听,如同迷惑心智的鬼魅,幻变而出的声音。

锦瑟笑得欢喜,开口时却是阴森入骨,“在我面前称王,可有想过后果?”

阿泽闻言一顿,和善的面容瞬间狰狞,目露凶光,“自寻死路!”手中幻变出剑,伸手就要往她心窝刺去。

锦瑟随手一甩衣袖,眼前的人瞬间如烟消散,周遭的景致歪歪斜斜,几近撕裂扭曲,耳旁传来野兽嘶吼的声响。

阿泽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你不要的东西,自然有人要,而你只配花下施肥。”

锦瑟一拢衣袖,微微侧首看向周围,面上笑意轻蔑,“区区鼠辈,也敢妄言。”

远处数只猛兽潜伏在草丛之间,一步一步向她这处逼近,喉间发出危险的低吼声,震得地面微微晃动。

锦瑟抬眼看去,几乎是一对视便往她这处猛然扑来,那尖利可怕的獠牙几乎就要刺穿她的头顶!

身旁突然有人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往一旁拽去,生生避开了那獠牙。

锦瑟被这一拽失了重心,直接扑进了坚硬而隐带檀香的怀里,撞得脸颊生疼,一抬头便见沈甫亭低头看来,眉眼清明,没有一点进入幻境的迷惑。

他姿态从容,似完全不把眼前凶残猛兽放在眼里,“可有看见其他人?”

锦瑟一笑,答非所问刺道:“公子没长眼睛吗,你见到的就是我见到的。”

身后的猛兽扑了个空,压得前头草木尽折,不过一息便又回转过来,冲他们这处猛然扑来,凛冽可怕的力道袭来,几乎一下就能将人碾死。

沈甫亭将她往一旁甩去,避开了猛兽的攻击。

即便是妖怪,她也是只娇滴滴的女妖怪,自然比不得沈甫亭的手劲,叫她简直像是一只瘦弱的鸡仔,轻松拎来抛去。

锦瑟面皮瞬间阴沉,正欲发怒,周围景致突然扭曲变化,一转眼他们已经站在了瀑布边上。

湍急的河流从脚下滑过,一侧是一望无际的河流快速涌来,后侧则是悬崖瀑布,脚下的石头上布满青苔,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跌落而下,粉身碎骨!

河流上眼如灯笼大的猛兽一步步迈向他们,一爪踩在水中都能感觉到脚下震动。

锦瑟被拉得手腕生疼,一时眉眼生戾,“你再敢这般拉扯于我,我就让你尝尝骨头被捏碎的滋味!”

沈甫亭抬眼看向她,唇角似弯似弯,似乎完全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转而言辞轻慢问道:“不知锦瑟姑娘会不会泅水?”

公子强娶小说
公子强娶
作者:丹青手 类型:都市 状态:已完结
玄幻言情小说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